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到云碧雪的这句话,谢黎墨绝艳的眼中闪过柔和的光芒,灿若琉璃,光芒流转,充满诱惑和靡丽。

  嘴角更是挂着柔和的浅笑,这一刻的他,仿佛敛尽天地繁华,百花盛开都不如他嘴角的笑意耀眼。

  他天生美艳,神色间,总会带着妖娆诱人的味道,芬芳蛊惑。

  尤其一双如玉的手轻轻抚摸着云碧雪的头发,让她怔怔的陷入他的温情中。

  “好了,喝咖啡吧,待会就凉了,这里还有甜品,想吃什么,就点。”只要看到自己夫人心情好,他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就想这样宠着她,把能给的都给她,让她享受谢夫人该有的待遇。

  云碧雪低头,看着咖啡,都是刚刚谢黎墨亲手为她磨好的,握着咖啡杯,她心里都能升起一股暖意。

  两人相视,都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突然外面响起鞭炮声,云晴雪看向窗外大楼下,只见外面停了十多辆豪车,鞭炮声中,苏冷寒从大门走出,今日他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眉眼精致,格外华贵。

  在这里看不清晰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似乎没什么笑意,他对众人挥了挥手,然后坐上了第二排车队,似乎去接新娘去了。

  看着这一幕,还是忍不住心神恍惚,曾经,她对苏冷寒有过幻想,曾想象她们的婚礼是什么样的,记得,那会她还跟苏冷寒讨论过。

  “冷寒,云家和苏家也是宁安市的豪门,我们以后的婚礼会不会很大其实我觉得不用太大,只要有你我,有爱我们的人应该就好。”那时的她很傻很天真,对感情更没概念,只想着脱离云家,拥有自己温馨的家。

  但是苏冷寒的回答却是如冷水般让她的热情一下子降了下来,直到现在,她也记得他说过的话。

  那时他说:“碧雪,现在还早,谈论这些有些不切实际。”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呢,婚礼仪式”

  当时她脸色一定很白,仿佛为了安抚她,苏冷寒才开口道:“苏家和云家都是宁安市豪门,若是太铺张浪费,不利的谣言定会不少,还是低调点,简简单单的”

  如今想来,真觉得自己那会是个笑话,看看苏家这个场面,已经不是铺张浪费来形容了,简直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看着场合,是挺巨大的,就连伴郎团都是十多个人,每个迎新娘的车上都坐了伴郎,车队都快二十辆了。

  云碧雪问谢黎墨,“你觉得如何”

  “一般般”是的,对谢黎墨来说,苏家和孟家自以为的这场世纪婚礼,在谢黎墨眼中只是很普通很一般,没什么好看的。

  云碧雪抽了抽嘴角道:“我觉得花了不少钱,明日新闻又有报道了。”

  谢黎墨突然想,要是告诉云碧雪,谢家继承人的婚宴是什么场景,她会不会肉疼的晕过去,那才是花钱,就苏家这个,对谢家来说,不够提的。

  孟心彤这次是聪明了,不再低调,跟在孟父身边,忙活事情。

  孟家这边的亲戚,如今可是都知道这位真正的孟家大小姐,孟父原配夫人的女儿。

  来人看着,都觉得这个孟心彤才是真正的高雅大方,比孟心妍都像第一名媛,都会忍不住夸赞几句。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