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苍尧知道,暗堂的人在里面,要磨了他和黎墨所有的精神力气,再出去的时候,一定也会有更危险的后招。

  儿子若一个人有可能活着闯出去,若是加上他,哪怕外面混乱,如今这是时机,他也不能冒险,不能拿儿子的危险去开玩笑。

  谢黎墨二话不说,撕下刚刚杀手的衣服,拽住自己父亲背在身后,用衣服绑住。

  谢黎墨很是认真坚定的道:“父亲,你抓住我,要是你不跟我出去,那么我也不会出去。”

  其实谢黎墨之所以也是等这个时机,是因为只有混乱的局面,他才有把握将父亲也一起带出去。

  否则,他早就硬闯了。

  谢苍尧看着自己固执的儿子,再看自己被自己儿子背在背后,心里酸酸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小的时候,他都没背过儿子几下,黎墨从出生后没多久,就被送去锦绣堂训练了。

  每个月也只有他母亲去看几次,他见的次数很少,更不用说背了。

  他当父亲的没背过儿子,却没想到,到头来,是儿子背他这个父亲。

  谢苍尧眼眶一热,差点流泪,这辈子他有这样好的儿子,也知足了。

  “黎墨,你要想想云碧雪那孩子,她还等着你呢”

  “即使这样,我也不能扔下自己的父亲,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在暗堂,入口只有一个地方,出口也只有一个地方,就在北方,所以谢黎墨看着那个方向,目光坚定又冰冷,他已经做好了嗜血杀戮的准备。

  这一夜注定不是个平静的夜,风云涌动,将是谢氏历史的转折点。

  也是谢氏寻求真正发展的一个转折之夜。

  谢苍尧趴在自己儿子背上,他想了,一旦出去时,自己成为儿子的累赘,他就自杀,自己死了,儿子自己一个人应该就能闯出去的。

  谢黎墨越过机关,双手中的刀一步一杀,任何靠近的杀手,都会被他无情的斩杀。

  谢黎墨将自己的能力潜力发挥到最极致,因为他知道,这一路,只有杀下去,他和父亲才能活着出去。

  血腥飞溅,几乎都溅到了谢黎墨身上,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暗堂关口,谢黎墨和谢苍尧的身上也都沾满了血迹。

  在这种血腥的刺激下,谢黎墨的战斗力更加强大,人在刀尖死亡之中,是能将潜力和身体的极限无限扩大的。

  同样的,在外面混乱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些野心家和势力家们,才猛然发现,这一场大火绝对不是偶然,一定是有人蓄意谋划的。

  那么他们谋划的目的是什么

  当他们意识到是暗堂的谢苍尧和谢黎墨时,都惊了,赶快的派人去暗堂截杀,赶快的继续操控机关。

  他们都明白,事情已经演发到这个局面,就绝对不能让谢苍尧和谢黎墨出来了。

  慌乱和混乱以及无法操控的局面,会让这些人心底害怕。

  他们害怕谢黎墨的能力,知道他一旦出来,就绝对没他们的立足之地了。

  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较量。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