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刚进来的时候,谢黎墨也是发现暗堂所有机关都改了个遍,变成了真正的有进无出的杀伐之地。

  但是无论是暗堂的人还是内部其他的人,都低估了谢黎墨的能力。

  在这样的危险境地,他依然单枪而入,过五关斩六将,找到了谢苍尧,而他身上也只是受了一点的伤。

  但是谢苍尧的身体情况便很不乐观。

  还好谢黎墨及时找到了他,适当的给他包扎,陪他说说话,给他弄水喝。

  其实最早的一段时间,谢苍尧昏迷时,谢黎墨是喂他喝血的。

  当谢苍尧清醒后,谢黎墨为了防止他发现,便自己去找水。

  谢黎墨是那种为了自己亲人以及所爱的人,可以牺牲自己的人。

  就如同他对待云碧雪也如此,背着她去找人救治时,在山林中,他可以让身体耗尽到极致,只为了背着云碧雪赶快到达目的地,为她节省时间。

  谢黎墨回来后,其实内心也是一直挂念着云碧雪,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被治好,有没有醒过来,会不会想他,会不会担心他

  其实爱到极致,心中和脑海里就全部是她的身影了。

  以前,谢黎墨从未想过自己为为了爱情,不顾自己。

  如今即使处于这样危险的情况,他也是有信心出去的,无非就是选择的方式不一样。

  他不会死的,也不会让自己出问题,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出事,云碧雪肯定会非常痛苦。

  他还记得她说过的一句话,若是他出事,她就不会独活。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出事,他还要好好活着,以后宠她爱她。

  留下她一个人,他真的不放心。

  暗堂为了防止谢黎墨和外界联系,这里面任何信号都被中断屏蔽了,谢黎墨内心冷笑,为了对付他,这些人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不知为何,今天下午的时候,谢黎墨竟然感觉到了心口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父亲,我总觉得阿雪在我们谢氏。”

  谢苍尧看着自己的儿子,“你怎么知道”

  谢黎墨想了想道:“我也不清楚,或许是一种心灵感应。”而且刚刚那一瞬间,他的感觉很强烈,似乎有人在思念他。

  而那样浓烈的思念,也只有云碧雪会有,他同样想她。

  谢苍尧想了想道:“你的感觉也许是对的,当初你母亲怀第一个孩子出事的时候,我也是有感觉的,当时不知道,后来过了很多年,再说起这件事,才觉得那是心灵感应。”

  听着父亲这句话,谢黎墨心中更加坚定了,他思忖了下道:“父亲,或许今晚就是我们的机会。”

  “今晚”

  谢黎墨点头,“不错。”

  谢黎墨和云碧雪两人夫妻相处那么长时间,对彼此的行事作风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觉得若是云碧雪真的来到了谢氏,那肯定是有母亲的帮忙。

  而且若是云碧雪知道了一切,定然会迅速行动,时间肯定是越快越好。

  谢苍尧咳嗽了一声,道:“好。”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