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本在闭目养神,听到父亲的咳嗽声,赶快走过去,压低声音道:“父亲,您怎么样了”

  谢苍尧压着情绪,摇头道:“我没事,只是连累你了,你不该回来的。”

  “父亲,你说的哪里话,您和母亲是我重要的亲人,我怎么能不管。”

  看着自己父亲有些憔悴的样子,似乎身体真的不能忍耐太多,“父亲,我带您出去吧”

  谢苍尧摇头道:“不行,这里面被改了路线和机关,连你我都不知道,你一个人还可能出去,但是带着我就不行,而且我们一旦往外逃走,就中了对方的计谋。”

  谢黎墨蹙眉道:“父亲,您难道还没看明白吗他们是故意这样做,就是逼着我们出手,好给他们名正言顺的机会作乱,成就他们的野心。”

  谢黎墨和云碧雪相爱结婚这件事,尤其还私自有了孩子,便触犯了总部的规矩,各大势力拿规矩说事,逼迫谢苍尧低头。

  谢苍尧为了儿子自然放下尊贵的身份,但是这些人显然不是这样打算的。

  而且暗堂的机关设置还有危险刑罚,谢苍尧都清楚,他自认为可以安全的走出来。

  但是显然他低估了长老院还有一部分人的野心,他们几乎有些狗急跳墙,私自将暗堂的所有机关和刑罚都改了一遍。

  谢苍尧要从中走过,自然是危险重重,受伤也是常事。

  谢苍尧这一辈子也算是中规中矩,他远没有自己儿子有能耐,所以在暗堂也算是举步维艰。

  耽误了很长时间。

  那时候他才明白,对方那些人想动的跟本就不是他,而是他的儿子谢黎墨。

  毕竟谢苍尧不足为惧,谢黎墨才是最危险的那个人,只有解决了谢黎墨,他们才能高枕无忧。

  所以谢苍尧便是那个诱饵,要引谢黎墨的那个饵。

  谢黎墨即使知道,但为了自己的父亲也不得不冒险,他当时将计就计,进了暗堂。

  并不是说什么都没准备,但是他和父亲都清楚,现在未必是清理谢氏的最好时机。

  尤其母亲在外面,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谢苍尧咳嗽了一声道:“黎墨,如果外面一直风平浪静的话,我们反了暗堂,哪怕真的出去了,也会中了对方的计谋,他们会以此来对付我们。”

  “父亲,其实我不在乎名声。”对谢黎墨来说,他知道,只有血腥才能镇压所有的反派。

  谢苍尧知道自己儿子不在乎,其实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但他在乎自己儿子的名声。

  他一直觉得,儿子能带领谢氏走上正途,变得更加繁荣,所以他想让儿子用名正言顺的理由来清洗谢氏总部。

  只有这样,以后儿子的名声会好,不会被人诟病,而且会有更多的人效忠于他,这样儿子就不会那么辛苦。

  为此,谢苍尧想了,他作为父亲是可以牺牲的。

  他们在等,如果外面一旦有轰乱,便是他们的时机。

  但是外面一直都很平静,他们便继续等,等一个时机。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