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一直以来,她都对谢氏总部充满着好奇,一直也在脑海里猜测它的样子,有时候她还想,如果谢黎墨真正带她回总部的时候,她会不会忐忑会不会紧张

  可是当真正站在这里时,她却发现原来她是那样的平静。

  无论眼前的建筑有多么恢弘,即使代表着几百年的建筑,无论多么有气势,她内心都很平静。

  这里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地方,她心中唯一关心的就是谢黎墨。

  姬琼心带着云碧雪和影首换上装扮,然后悄悄打了个电话,便从门外走出一个女子。

  她恭敬的对姬琼心行了礼。

  云碧雪看着她,一惊,竟然是十长老。

  姬琼心压低声音对云碧雪解释道:“正因为是十长老,所以才不会怀疑。”

  云碧雪明白,但是一旦暴露,十长老也会处于危险中。

  十长老没说什么,只是准备了一辆车,载着三人进去。

  在外面的时候,云碧雪本以为这里很严肃,但是进来时,才发现,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严肃,大家说说话,聊聊天,该干什么干什么。

  十长老一边开车一边道:“这些是谢氏的家属们,暗中才是守卫的影卫。”

  云碧雪知道,这是十长老跟自己解释的。

  待送他们在一个地方下车,十长老才转弯离开。

  云碧雪便跟着姬琼心去了一个主屋,建筑自然很奢华大气。

  几人刚换好衣服,便从不远处走出来两个女子。

  “听说了没有,松山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

  “听说呀,有一处宅子着火,烧成了灰呢”

  “竟然会是这样”

  “呵,有人说呀,听到晚上那黎传来惨叫声呢那宅子听说还是咱们谢氏某个人的地牌呢”

  “哎呀,好害怕呢”

  “说来也奇怪,昨天晚上我都没见主母呢,该不会是去会什么人了吧啧啧”

  两个女人跟唱双簧一样,一边唱着,一边挑衅的看着姬琼心。

  云碧雪看了眼姬琼心,悄声道:“母亲,她们是谁”

  “一个是松桐可,一个是毕加音,曾经被长老打算安排给你父亲的人,后来我跟了你父亲,她们便嫁给了其他堂的堂主。”

  云碧雪这下子明白了,想必,曾经这两人是长老院打算掌控谢苍尧的存在,但是谢苍尧和姬琼心在一起,这两人便不得不跟了堂主,一旦跟了堂主,两个堂的势力就相当于是和长老院绑在了一起。

  云碧雪突然特别心疼婆婆姬琼心,她为了和谢苍尧在一起,肯定是吃了不少苦。

  这两人一看,就是经常找茬的,这些年,婆婆姬琼心肯定也吃了不少暗气。

  姬琼心看着云碧雪冷然的脸色,拍了拍她的手道:“以前两人不敢对我做什么的,一开始被我治的服服的,只不过最近才敢张扬。”

  云碧雪低头一笑,在姬琼心的耳边道:“母亲,这两人交给我。”

  姬琼心想到一晚上的刺激,云碧雪的厉害,便一笑道:“好。”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