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十一恭敬的对云碧雪弯了弯腰,“见过少夫人!”

  云碧雪点了点头,“你们不必对我如何恭敬,直接称呼我名字便可。”

  谢十一敛目低头,“少夫人,规矩不可废!”

  看着他们这个样子,云碧雪也不好再说什么,谢黎墨的几个手下尊卑思想似乎有些根深蒂固,难道是跟谢黎墨的家族有关?

  可整个国家也没听过姓谢的豪门权贵家族!只知道他是海外归来的。

  最后,云碧雪只能无奈的坐上谢六开的车,车子七拐八拐便来到了一个地方,环顾了一下,这里是处在闹市区的别墅区,外面看不出什么特别来,周围也有超市和门面。

  “少夫人,先委屈在这里住,毕竟谢少的职责所在,不能住太过奢华的地方。”

  谢六怕云碧雪不满意,只能解释道。

  云碧雪明白,谢黎墨处在国家政权职位中,不能被人诟病。

  在外看起来只是普通别墅,这里面却是别有洞天,里面充斥着古韵之气,每一件家具似乎都价值连城,沙发不是真皮的,古代雕文之木。

  “少夫人请坐,谢少一会便会回来!”谢六给云碧雪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恭敬的退了下去。

  这种感觉让云碧雪觉得很怪异,仿佛处于古代达官贵人之家。

  她盯着手中的茶杯半晌,也不知在想什么。

  夜里整个别墅很安静,但她的心却在起伏中变幻,爷爷醒来后,她决定接受爷爷的任命和安排,不再软弱了,只是爷爷若是知道她已经领证了,会不会支持她祝福她。

  就在云碧雪想着事情的时候,别墅的门轻轻响起。

  云碧雪抬头一看,就见从从门口处走进一个月华般灼灼妖娆的男子,气质华贵绝艳,仿佛敛尽天地所有风华,他脚步轻动,仿佛从远古的画卷中走来,带着绝美明净的水墨之华,举世无双。

  云碧雪只是怔怔的看着谢黎墨,神情一时间有些恍惚,更是被他的倾城明艳刺痛双眼。

  谢黎墨自然没注意到云碧雪的神色,只是淡然清润开口,“吃过晚饭了吗?”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好听,但今日却带着疲惫后的磁性,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脱下西装外套,挂在手边。

  云碧雪听到声音后回神,有些赧然,她起身走近谢黎墨,有些不自然的接过谢黎墨的西装外套,帮他挂好。

  “不知黎墨是不是也没吃饭,我可以去厨房做饭。”

  她在小的时候,爷爷便找过美食家教导她如何成为一个淑女,如何做饭,只是她从来没展示过真正的厨艺。

  因为爷爷有过要求,没结婚前不允许给人做饭,就连以前给苏冷寒做饭时,她也故意做的普通一些,总会少几样调味品。

  可眼下她和谢黎墨领证了,自己就不算是违背爷爷的教导。

  谢黎墨如画的眉心一挑,绝艳的眼中光芒一闪,潋滟动人,只是看着她眉眼间似有愁绪,道:“还是我来为夫人下厨吧,夫人也可尝尝你老公的厨艺。”

  他的话带着调侃,却也让云碧雪心里一松,神情一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