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子寻认真的听着自己母亲的话,陷入沉思中,他也算是从小经历见识过很多奇妙的事情。

  但是颜族还真的让人好奇,超乎人的想象。

  传女不传男的血脉体制,确实不一样。

  白晴晴知道自己儿子在认真倾听,将自己知道的尽量全部告诉他,“颜族的正统血脉女子,如果生了几个女儿,也可能只有一个继承她的颜族能力血脉,其她的或许都是普通人,这就是她们珍贵的所在。”

  “母亲,那在百年前,甚至是千年前,这样的女子会被争夺吧”

  白晴晴笑了笑,“她们容貌智慧和能力于一体,自然具有独特的魅力,你在担心她”

  白子寻在自己母亲面前,并不隐瞒什么,“不瞒母亲,确实有些担心。”

  哪怕母亲会占卜,告诉他,不必担心,但他还是会觉得云碧雪很不容易。

  不过担心归担心,他该做的也只是救她,以后也只能是她和谢黎墨两个人一起去生活。

  自己儿子什么心性,白晴晴是明白的。

  “我知道,你在a国你外公那,就见过云碧雪这孩子,对她印象不错,所以才愿意主动回来救她。”

  白子寻点了点头,“只是有几面之缘,却不似帝都那些其他名门闺秀的女子,没有毛病,也不娇气,一开始她还告诉我假名,最初也不知道她就是谢少夫人。”

  白子寻记得,那时候,只是觉得这姑娘挺有意思的,而且那种简单朴素的感觉,像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却没想到她的身份并不普通。

  白晴晴道:“其实,人和人的相处,未必就是熟知或者是长久的认识就觉得好,有的一面之缘也可成朋友。”

  “母亲,其实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也不想说,只是不想让她觉得有负担。”

  不错,其实白子寻就是韩慕白,慕家是白子寻的外公家,而这里是白子寻的外婆家族。

  只是他从小长在韩家,受尽宠爱。

  还有母亲也是希望他能帮助韩家在帝都屹立不倒,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恩。”儿子的君子之风,也越来越让她想起谷正寻,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人真的老了,所以越来越怀旧。

  在月圆之夜,月光洒照在寒玉床上。

  云碧雪被一团月光包围,周身通体如月华般,夺目迷人。

  云碧雪能感觉到身体特别特别的轻快,很是舒适,然后她缓缓的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景色,瞬间便想起了昏迷前的情景。

  她赶快下地,却发现身体特别的轻快,全身舒畅不已,这她的身体完全好了

  是谢黎墨找到神医给她治好了

  云碧雪很高兴,现在迫切的想见到谢黎墨,她想跟他分享这种喜悦,还有她也担心谢黎墨,不知道他情况怎么样了。

  云碧雪环顾了四周,并没发现什么人,她赶快往外走,一下子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

  白晴晴温和一笑,“醒了果然不出所料呢”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