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晴晴看了眼寒玉床上的云碧雪,缓缓道:“太过美丽的女子,总会让人动心思的,若是带兵的将军动了心思,想要暗中保下一两个人也是可能的,当然这只是母亲的猜测,不过既然看到了云碧雪,我就会确定,颜族的人还存在着。”

  听着自己母亲的话,白子寻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知道,家族从古时候就会占卜观星,母亲了解的多也是正常的。

  而他从小看的古籍也很多,但这颜族还真不知道。

  看着自己儿子的神色,白晴晴继续道:“你不了解也是正常的,这也算是一件秘辛,之所以知道些,是因为百年前,我们家族中有人知道那件事,也记载过。”

  白子寻心中一跳,“那些精英士兵难道最后也被当权者全部杀了”

  “不错,就连颜族的所有资料都被销毁了,但是无论多精密的灭杀,都会有人逃离的。”

  顿了顿,白晴晴继续道:“子寻,你知道这件事就行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为什么”

  “她的体制刚恢复过来,还没达到最好的程度,若是让人知道了,对她不利,就算是谢黎墨,以现在谢氏内部的情况,也未必能保护的了她,也或许能保护的了,但是也不能冒险,要不你的救治不就白费了”

  白母说的算是轻松的,但白子寻听在心里,却很沉重。

  原来这中间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白子寻内心叹了口气,作为医者,他也只能救好云碧雪,之后也只能靠她自己了。

  “对了,母亲,谢黎墨离开之前,跟我说过,想找云碧雪的母亲,就是她姥姥那边的人,说是云碧雪的母亲叫玉琴,也用过一些东西,还有一些古字符,我这里都记下来”

  白晴晴神色一动,脸上的表情变幻万千,半晌,她才道:“原来我猜的应该没错,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隐士世家或者那个势力家族有的。”

  白晴晴其实心里也是激动的,久久无法平静,任何神秘的力量和家族,都会让人对未知和神秘的一个领域产生好奇。

  而且她是观星推演八卦占卜,对这些更加看重。

  但她内心也清楚的明白,颜族的秘密还不止这些,但她能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

  这孩子以后的生活未必能平静呀

  不过按照她的占卜观星所看,云碧雪是大气运的人,有大造化,就算是遇到什么事,也会化险为夷的。

  只不过或许过程中,会让这孩子吃点苦。

  白晴晴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放心,她不会有事的,相信母亲,这孩子心性好,有一颗强大的心,什么都能克服的,颜族果然一切自有定数。”

  白子寻听着母亲的话,沉默了下,没再说什么。

  这件事他会听母亲的,暂时不告诉云碧雪,若是有一天她需要知道,他便会说的。

  想了想,白子寻问道:“那母亲能知道颜族人现在在哪里吗”

  “我想,全世界也未必能找出几个颜族的人,颜族的正统血脉体制传女不传男。”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