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左一跟在皇逸泽身边,是真的不知道少主在想什么,但他能感觉出,少主在激动。

  “少主”

  左一还没说什么,皇逸泽额便一下子站起来,喃喃道:“她来过。”

  左一脑海中出现一个问号,原谅他有些跟不上少主的思维。

  皇逸泽一把抓住左一的手臂,很用力的抓住,他的目光很深很深,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少主”

  “快,马上调出别墅外的录像,我要马上看。”

  “是”左一能感觉这件事对少主有多重要。

  他马上将录像弄出来,皇逸泽看了看,开始仔细的查找,一点点的都不放过,尤其那棵树下,虽然是在暗处,但也应该会有蛛丝马迹。

  突然,皇逸泽的眉心一动,看着录像里有一个浅色的身影,虽然一晃而过。

  但皇逸泽知道,那就是碧露,他不会看错的。

  他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是那种悸动的感觉。

  长久沉下去的心突然就这样跳了起来,带着活力。

  左一现在明白了,可能是少主要找云姑娘。

  皇逸泽当即开始用黑龙党的权威,和e国高层进行交涉。

  紧接着,当夜,整个e国开始戒严,飞机暂时停航,船只也暂时停止出海。

  就算是汽车过国道也必须进行严格检查,各个道口都极为严格的搜查。

  当云碧露准备乘坐飞机的时候,被告知飞机暂时停航,很多旅客都在争执,但广播却一直在说为了大家的安全,请大家理解。

  云碧露嘴巴都快张大成欧形了,既然不能乘坐飞机,她打算坐船,船也不行。

  坐汽车,看着第一道关口层层检查,还一个个录指纹,云碧露弱弱的从后面下车,赶快离开。

  她用来坐车坐飞机的身份证是师父给她临时弄的假的,若是录指纹的话,就露馅了。

  云碧露现在是明白了,她可能被皇逸泽发现了。

  也只有他有能力做这番大动作。

  云碧露找了个小公寓,先住下了,然后给师父打电话,“师父,我暂时回不去了。”

  “怎么回事”

  云碧露犹豫了下道:“我可能被皇逸泽发现了,现在整个e国戒严,各个关卡都要录指纹。”

  谷正寻正在浇花,听着自己徒儿可怜兮兮的声音,突然有些想笑,“现在知道求救了”

  “恩,师父,我不知道来参加个考试会有这么多问题。”

  “是呀,你这不连考试都没参加,还回不来,真不打算见”

  云碧露想了想,摇头道:“师父,我不打算现在见他。”

  “奥明明有感情,你是去看他了,被他发现了吧”

  云碧露有些发窘,怎么师父就什么都知道,“师父,我错了,但是当初是我要离开的,而且要不是师父我早就没命了,我不暂时不想见他,我也不想什么都听他的,我有自己的意见和想法。”

  云碧露不想回到以前和皇逸泽相处的那种模式,就感觉是她盘着他,处处要小心要谨慎,要听他的。

  只要他脸色一不对劲,她就赶快说笑话讨好他。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