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母看着儿子目光里的坚定,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开口道:“他叫谷正寻。”

  谷正寻

  白子寻咀嚼着这三个字,并没什么印象,但他想到自己的名字,还有母亲的姓氏。

  原来从他出生开始,母亲取的这个名字就暗含了一切。

  自始至终都只是因为爱字。

  看着自己儿子有些迷惑的神色,白母解释道:“你父亲他不喜什么权利功名的,所以可能没什么存在感,但是他真的很好很好。”

  白母其实生怕自己儿子对谷正寻有什么意见和不满,赶忙解释。

  白子寻眼中含着一丝笑意,“能让我母亲看上的,定然是好的,一般人母亲也看不到眼里不是吗”

  被儿子这样一说,白母脸皮薄,脸色有些发红,还好是夜下,看不太出来,要不这当母亲的在儿子面前有些丢人了。

  白母微微咳嗽了下,道:“你父亲的身份也有点特殊,他是隐士世家的人,武术世家,当初他是谷家的继承人,不知为何,他后来没当谷主,但是他的身份地位还摆在那里的。”

  白子寻觉得他父亲可能是因为母亲的事情,才没有做那个谷主,不过他怕说出来,母亲会自责,所以也就沉默了。

  白子寻心想,等为云碧雪治疗好身体,送她出去的时候,也找找自己的父亲吧

  e国诺尔比亚大学。

  白茫茫的校园,几乎覆盖着一层雪,云碧露在暗处看着,神色有些恍惚,看着校园,甚至有一种隔世的感觉。

  云碧露捂着自己的心口,那里有些疼痛和伤感。

  其实在学校进行期末考试的时候,她就回来了,只不过她看到皇逸泽要进行监考,她还没想到如何面对他,所以才没出现,打算开春后补考。

  她仍然记得,再次见到皇逸泽的时候,那种感觉强烈到她以为自己会窒息,昏厥。

  还好,她咬着牙,握着双拳忍住了。

  皇逸泽看起来没变,但是对他用情至深的云碧露却能发现一些细微的变化,那就是皇逸泽的气息变了,有些幽暗,还瘦了,光背影,就让她心疼。

  若是以前,云碧露一定会不管不顾的跑上去抱住他,然后给他补回来,逗他开心,让他笑。

  可是经历了黑龙党那件事,她冷静了也理智了,不会冲动盲目的去做一些事情。

  况且她现在武术还没成,还需要等等。

  她还怕和皇逸泽见了,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那天,她见到了皇逸泽的失控,见到他掐着范娇娇的脖子。

  也许之前黑龙党的事情,让云碧露有些怀疑皇逸泽对她的感情,那么这一次回诺儿比亚,让她相信了皇逸泽对她的感情并没变。

  云碧露乔装打扮,混在人群里,几乎没人认出她来。

  此时从教室里陆陆续续走出一部分学生。

  “这次的问卷调查其实挺搞笑的。”

  “我猜可能是某个人想了解一下咱们女生的喜好,不好意思直接问,所以弄这个。”

  “可是谁有如此大的手臂这么多的问卷调查呀”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