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母说完便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的眉眼有几分是像他父亲的,但是比他父亲更加的精致好看。

  有时候她看着自己的儿子,总是会想起他的父亲。

  以前她年轻那会,看的多了,想那个人想的多了,反而会忧思。

  这也是为何后来,她允许儿子暂时离开的原因。

  其实当母亲的都希望孩子在身边的。

  其实白母也没想到,儿子离开她,更加的独立,成长为这样优秀的存在,无论是哪方面,都是极好的。

  也是她的骄傲。

  白母刚刚突然说的那句话,白子寻并没回答,他只是眼神动了动,便沉默了下去。

  “儿子,你会怪母亲没告诉他吗母亲其实并不合格,没有尽到照顾你的责任,而且还让你没享受到父爱。”

  白子寻温和一笑,对自己母亲安抚的道:“母亲不必这样说,您已经很好了,而且我也享受了该有的一切,外公的家人对我都很好。”

  “那是我儿子优秀,你过的好,母亲心里的自责会少一点,如今我想了许多,或许真的不该剥夺你的父爱,但愿还来得及。”

  说着,白母叹了口气,似乎自己陷入到忧伤里面去了。

  白子寻能感觉得到,字里行间,母亲对父亲的情意。

  他犹豫了下开口问道:“母亲和父亲还是相爱的,不是吗那为何一直都分开了”

  白母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大,知道有些事情不用瞒着他,“当年还是太年轻,太过骄傲,有些误会一旦产生,便偏执的分开了,而且都有各自的骄傲,谁也不肯低头。”

  白子寻嘴角一动,“其实是母亲不愿意给父亲低头的机会。”

  就母亲这个身份,一旦自己躲起来,父亲是找不到的。

  白母被自己儿子这样一呛,脸上还是很尴尬的,确实儿子还是了解她的,年轻时太过骄傲太过自负,不给别人解释的机会,“那时候只觉得自己骄傲不允许,回来后,又发现怀了你,以后便将心思放在你身上了。”

  白子寻继续道:“母亲这些年一直耿耿于怀,对父亲充满恨意,也是在最近几年,你才知道当年是误会了父亲,而且父亲一直对您念念不忘,也是一个人。”

  白母张了张嘴巴,有些惊诧儿子的分析能力这么强。

  其实当母亲的了解自己儿子,同样的,儿子用心,也会了解自己的母亲的。

  白母幽叹了好几声,“知道了一切后,我恨意已消,其实这些年,哪有什么恨,早就只剩下了爱,可是当年是我决绝的离开,如今骄傲让我寸步不前,而且凡是占卜之人,都无法看到自己和自己相关的一切事情。”

  白子寻握住自己母亲的手道:“母亲,你告诉我父亲是谁,我会将他带到你身边的。”

  既然母亲的骄傲让她寸步不前,不是还有他这个儿子吗他会帮母亲获得一切的。

  到时候有父亲陪伴着母亲,他也可以放心,否则他的母亲太孤单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