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就相当于社会上,品行好负责任爱护妻子的男子,总是会受人喜爱和尊敬的。

  谢黎墨听到神医男子突然自报姓名,他微微诧异,但也颔首明白。

  对于此时谢黎墨的沉默,白子寻也是明白的。

  若论痴情,谢黎墨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白子寻将自己整理了一下,洗好手,准备好银针,来到寒玉床前,先给云碧雪把脉。

  谢黎墨在旁边感觉自己的心都提了起来,目光更是紧紧看着云碧雪的脸色,他想问什么,却一直隐忍着不问。

  直到白子寻把完脉搏,谢黎墨才开口问道:“白医生,她怎么样”

  “情况跟我想的差不多,虽然不乐观,但也无伤大雅,需要的天地灵宝都凑齐了,治好只是时间问题。”

  谢黎墨听着,感觉一直压着自己心口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他甚至有一种头重脚轻之感,头更是有些眩晕。

  毕竟一直忙着赶路,却从未歇息过,对谢黎墨来说,真的是精神和身体的极限挑战。

  白子寻将银针铺展开,开始在几个重要的穴道位置扎针。

  扎完针,他准备每日根据云碧雪的身体情况配药,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谢黎墨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白子寻脸色一变,赶快起身,给谢黎墨把脉,把完脉,他摇了摇头,“真是不要命的家伙,幸亏你遇到的是我,要不你这条命会没的。”

  不过白子寻说什么,谢黎墨此时是听不到的。

  白子寻其实很佩服谢黎墨,这样用精神力强撑到极限的人,是真的让他从心里佩服。

  所以他也会尽力救谢黎墨。

  因为他知道,这两人但凡有一个人出事,就相当于两人出事。

  他感觉,两人之间浓厚的感情,是不会接受只有一个人存在世上的。

  白子寻叹了口气道:“但也还好是你一直坚持,强撑到现在,否则你的夫人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还好能救。”

  接下来就是白子寻全力救两人的时候。

  谢黎墨的救治还算简单,主要是云碧雪的情况复杂,吃了秘药,他每天要根据云碧雪的呼吸和脉搏情况,重新进行天地灵宝的配比。

  这种配比很严格,一旦配比出差错,天地灵宝就不会是灵药了,反而会害人致命。

  所以白子寻格外谨慎小心。

  谢黎墨再次刷新了白子寻的认知,在他看来,谢黎墨至少也要三天才能醒来。

  但是只是过了一夜,谢黎墨就醒来了,而且醒来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她怎么样了”

  白子寻告诉他道:“情况比较稳定,别担心,你还是管好自己,养好自己的伤比较好。”

  谢黎墨却不听,非要看了眼云碧雪,陪了她一会,才放心。

  等他重新躺在床上时,又晕睡过去了。

  白子寻揉了揉自己的眼角,看样子他还是要费心费力一段时间了。

  就在白子寻忙碌治病救人的时候,一个穿着精致的女子走了过来。

  白子寻看了女子一眼,微有诧异,“母亲,您怎么过来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