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其实听着,皇逸泽的心已经不平静了,但他却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将来龙去脉听清楚。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定然和云碧露有关系,设定新的考试规定,也是为了云碧露。

  难道此人就是救了碧露的那个人

  碧露现在到底和谁在一起

  皇逸泽的心里有太多的疑惑,折磨的他几乎整日整夜的休息不好。

  此时皇逸泽按住椅子扶手的手都紧绷起来,青筋也快跳起来。

  但是这些细节,范院长并没看到,他只是沉浸在那一夜的回忆中,将那一夜的事情详细的说出来。

  因为他能成为诺尔比亚学校经管院的院长,也是有一定的处事能力,自然明白,皇逸泽不可得罪。

  “我想,考试规矩虽然是我定,也不能听别人摆布,再说传出去对我的名声也不好,所以一开始并未答应,那人问我,不怕死吗我说,我自然怕,但是我也不能平白无故的更改考试规定。”

  “那人怎么回答的”

  皇逸泽突然冒出的这句话,惊了范院长一下,他不敢拖拉,赶快的道:“那人说,不会有人知道的,而且这个规定也没什么害处,只是有的学生因为特殊情况没法来考试,难道就让她不合格吗所以我觉得那项规定确实没异样,便也答应了。”

  皇逸泽脸色微变,缓缓起身,走到范院长身前,“那人的模样你还能记得吗”

  范院长摇了摇头,“那人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身材呢声音呢”

  “身高大概也是一米八多,偏瘦一些,声音是可以压低的声音,看不出是年少还是年老。”

  皇逸泽用锐利的目光看向范院长。

  范院长被这样一吓,连连摆手保证,说的绝对是实话。

  紧接着,皇逸泽便让范院长将眼睛大体轮廓说一下,范院长说不上来,皇逸泽便打开电脑,从系统里调出无数的眼睛伦廓,让范院长选。

  最后皇逸泽和影卫离开后,范娇娇虚脱的坐在地上,还吓得瑟瑟发抖。

  范院长也感觉自己全身没劲了,从来不知道,皇逸泽竟然有这么强的威压。

  在他眼皮底下几分钟,他都快得心脏病了。

  这样说来,皇逸泽在大学四年还算是平静,他们学校也该庆幸了,至少那时候,他没这么让人发寒。

  而范院长的办公室里不一会便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是因为范娇娇其实吓的尿裤子了。

  范院长气的用手指着她道:“你看你,还能做什么啊净去得罪不该得罪的人,皇逸泽他是你能招惹的吗还有那个云碧露,她也不是你能小看的,云碧露的身份背景也比你强。”

  范娇娇抖着身子转过身来,然后一头晕了过去。

  吓的范院长只能叫救护车,当然范娇娇尿裤子的事情,自然也不胫而走,弄的整个诺尔比亚大学的学生们都知道了。

  而皇逸泽从院长办公室出来,便直接朝一个目的地而去。

  那就是曾经云碧露练武的地方。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