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范院长脸色有些发白,看着自己女儿那通红发紫的脖颈,再看被刀子和枪比着的她,问道:“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想他作为诺尔比亚大学的经管院的院长,谁不给敬重他几分,何曾受过这种待遇。

  范娇娇还在那害怕的大喊,“爸救我救我”

  范院长刚要打电话,皇逸泽手中的衣扣一动,打向了范院长的手臂,他的手臂一麻,手机便掉落在地。

  皇逸泽悠然的道:“范院长似乎对我有所不满还有所质疑,不过你可以问问你的好女儿,是如何把我叫住的。”

  皇逸泽自始至终都是从容淡漠,很平淡,似乎什么都没放在眼里。

  他靠近范院长,他一个哆嗦,看向自己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皇逸泽将旁边的椅子一把转了过来,自己在上面坐上,然后翘着腿,修长的双腿这样优雅的动着,看在旁人眼里,心里却越发的发寒。

  范院长是知道自己女儿的,平日无法无天也就算了,竟然还想去勾搭皇逸泽。

  连校长都要给皇逸泽几分面子,他的身份背景怎么可能低了。

  “爸,爸,我我没做什么爸,你一定要救我咳咳咳咳”

  范娇娇扯着嗓子叫,可是一用力,嗓子就开始疼起来。

  声音更是嘶哑的难听。

  皇逸泽淡淡扫了下眼神,影卫从怀中拿起刀放在范娇娇的脸上,“若是再不说,不配合,浪费我们的时间,你的脸也就不用要了。”

  女人最在乎自己的容貌,范娇娇害怕的哆嗦发抖,“我说我说咳咳”

  “快点,我们没耐心。”

  范娇娇感觉太阳穴的枪口,还有那冰冷的匕首在她脸上划过,她都能感觉到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爸,您就告诉他那天晚上,是谁见了您,说了,他们就会放过我的。”

  范院长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你你”

  最后他气的道:“你平日骄纵也就罢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难道还不知道吗”

  范娇娇还嘴硬,“那也没你女儿重要。”

  范院长气的都想一巴掌打在他女儿脸上,奈何他没法靠近,只能干生气。

  气的也开始跟着咳嗽。

  皇逸泽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才幽幽开口道:“范院长,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说吗你知道的,我没什么耐性”

  范院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颓然的摇头,停了一会,也只能开口道:“经管院的考试规矩我可以全权做主,但是前两天的晚上,我本来要睡觉,却有人进了我的屋子,当时我心脏差点都惊跳出来。”

  皇逸泽听到这里,眸光眯了眯,不说话。

  范院长继续回忆道:“我明明记得我都锁好了门,却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当时确实吃惊,但那人却安抚我说,只是让我重新设定一个考试规矩就行。”

  “我当时没多想,只是考试规矩,那也没什么,但是却奇怪他为何专门跑来说这些,而且那个人看起来确实很神秘。”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