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自从云碧露离开后,皇逸泽身上的戾气越发浓烈,尤其那一身黑暗的气息,根本就无法收敛。

  以前他虽然对人清冷疏离,但也算是将自己周身真正的气息收敛,并没人看到他的黑暗面。

  云碧露的离开,几乎是激发了皇逸泽最黑暗的一面。

  而此时范娇娇的不知死活,更是让皇逸泽愤怒。

  范娇娇咳嗽着,脸憋的通红通红,“饶命饶命咳咳”

  范娇娇是真的怕了,她只知道皇逸泽的清贵和高冷,从没见过他这样冰寒,令人胆寒的时候。

  可是她发现,这样的皇逸泽也是特别有吸引力的,这样的他,仿佛高高在上,俯瞰众人。

  尤其他这样靠她很近,身上那暗香幽幽的气息,更是撩动人的心弦。

  范娇娇即使害怕,但却也意识到,他的全身上下对她都是致命的吸引力。

  这样的男人是完美的,更是高不可攀的。

  她作为院长的女儿,一直都傲娇自负,她还刻意打扮过,但没想到,皇逸泽根本连个眼神都没有。

  就在刚刚,他那样漠视的走过,连看她一眼都不曾。

  哪怕她叫了他声,他只是回头看了下,他眼神中那柔和激动的光芒却转瞬即逝,变得失望。

  她知道,皇逸泽可能最开始把她当云碧露了。

  只是一眼,他便毫不留情的离去。

  范娇娇不甘心,因为她知道,若是皇逸泽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他,有这个机会再见到他。

  毕竟皇逸泽已经毕业了,就连学校都没他具体的档案,想凭空找到他,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所以她才不管不顾的叫他,哪怕用云碧露为字眼也好。

  只是她却没想到,皇逸泽会冷酷到这个程度。

  他对别人越冷酷,她就越妒忌云碧露。

  为什么云碧露就可以。

  那个在学校年年拿贫困生补助的云碧露,哪点比她范娇娇好了。

  范娇娇此时是进气少出气多了,可不知为何,她就觉得,在校园里,皇逸泽是不会杀她的。

  皇逸泽在范娇娇真正快窒息的时候,甩开了她,冷冷道:“你想的不错,我确实不会在这里杀了你。”

  就在范娇娇高兴的时候,皇逸泽冷漠道:“但我可以让你残了。”

  “不,不咳咳皇逸泽,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不需要,我有碧露一人足够。”

  范娇娇听着就是妒忌不已,“她不就是最早追你吗为什么别人就不行”

  皇逸泽冷笑一声,淡漠的扫了眼范娇娇,“因为她是我一开始就认定的,哪怕不用她追,她都在我心里。”

  范娇娇心一下子沉到底,她铁青着脸色,一直捂着脖子咳嗽着,很不敢相信。

  “还有,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若是你说不出个理由来,想必你的父亲院长职位也是保不住的,而你便再也享受不到现在的一切。”

  范娇娇疯狂的摇头,“不,不我说我说有一天我起来,听到家里似乎来了个人,跟我父亲在交谈什么,好像是关于考试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