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谷正寻从桌前起身看向自己的徒弟,“小丫头,为了讨好师父,也不带这么说的,为师老了。”

  “师父才不老,身上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谷正寻一笑,“看电视剧看多了,都会用仙风道骨了。”

  “不对,不是仙风道骨,是师父身上有一股风骨,就是现在大家很喜欢的那种大叔型号,我觉得要是师娘也在乎你,就应该和你在一起呀”

  谷正寻神色带上了一丝伤害,道:“其实师父的年龄不小,是你父亲那一辈的人了。”

  顿了顿,谷正寻道:“或许比你父亲也大。”

  云碧露啊的有些惊讶的张大嘴巴,“师父,你不是在跟徒儿开玩笑吧您看起来怎么也就最多四十出头,而且大家也都这么说你。”

  谷正寻哈哈一笑,刚刚心中那一会的忧伤散去了,他觉得这个徒弟有时候还是个开心果。

  “小丫头,师父也怕老呀,所以别人认错师父的年纪,难道师父还要上去纠正一下”

  云碧露点头,“那倒也是。”

  说着,云碧露看着自己的师父,其实心里有些伤感的,师父原来这么大了,她心疼自己的师父。

  以前总感觉能在师父身上找到父亲的感觉,但是那会觉得师父年轻,当做父亲有点不切实际。

  可是现在知道了,就心疼起来了,师父本应该妻子孩子都在身边的,可是他却只能对着一幅画,还没有照片。

  “小丫头,你那是什么表情,难不成师父看起来很可怜”

  云碧露摇了摇头,她只是在想,以后一定要帮师父找回师娘。

  既然能让师父这样惦记着的人,应该也是很好的,而且看刚刚那幅画,师娘应该人美心美的。

  人都说面由心生,她看了画像,就觉得师娘定然是很好的。

  到了晚上,云碧露锻炼完,吃完饭,进了书房。

  她坐在桌前看书时,也尝试着拿起笔来写点什么画点什么。

  可是此时她脑海里只有皇逸泽的身影,仿佛闭上眼睛,他那完美清贵的身影都会刻在脑海里。

  云碧露几乎不用想,下笔就开始画皇逸泽。

  其实她的手机坏了,现在也没皇逸泽的照片和画像,以前想念,只会在脑海里回忆一下。

  她也是今天看了师娘的画像,才心有所感。

  云碧露拿着笔的表情很认真,不一会,皇逸泽的身影便跃然纸上。

  看着眉目清晰的皇逸泽,云碧露才觉得自己离他很近。

  其实人的感情是骗不了自己的,尤其投入了这么深的感情,皇逸泽对她也算是好的,她很容易会想到他。

  洗澡的时候会想到,她没拿换洗的衣服,是他帮她拿。

  头发湿漉漉的时候,也是他给她吹头发。

  云碧露越想心里越难受,她拍了拍自己的头,正想着一把将画像给撕了,可是却舍不得,最后还是折叠了起来,拿回屋子。

  从书房出来后,云碧露看着天空的月亮,感叹道:“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