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长老院开了一整天的会,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继续派人打听探查。

  家主谢苍尧和主母姬琼心两人面上看不出任何神色来,而且让人暗中查,也没有什么异样的通话记录。

  长老院的人也不敢当面去刺探什么。

  毕竟家主和主母的威望也是不少的,现在还不到弄僵硬弄尴尬的时候。

  毕竟谢氏这个庞大的家族,还需要维持表面的平静的,谢氏要是出问题了,他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大家对家族的爱还是很一致的。

  某处谷中

  云碧露自从那天晚上打过电话报平安后,第二天接着投入到训练练武中,一点都不耽搁。

  而且报了平安后,她的心似乎有些释怀。

  只是偶尔会想起皇逸泽,大多的时间她的精力还是集中的,都是集中在练武上。

  云碧露的刻苦也是激励了谷中的很多人,大家的练武也更加刻苦起来。

  只不过有很多人不是谷正寻的徒弟,而是谷中其他锻炼的年轻人。

  这几天,云碧露的进步很快,谷正寻看了内心还是比较欣慰的。

  云碧露基本功正一步步扎实起来,师父谷正寻也给云碧露开了书房的钥匙。

  让她每天用晚上三个小时看书。

  云碧露一开始不以为然,因为她在大三的时候,为了配的上皇逸泽,几乎是整日去图书馆借书还书的。

  那时候为了充实自己,增加自己的知识和阅历,半夜在走廊上看书,早晨一早起来在走廊看书。

  但是当真正看到这里的书房后,云碧露才觉得以前那图书馆不算图书馆,这里才是真正的藏书之地。

  而且这里的书籍收录的大多是奇闻异事,不是外面能看到的。

  云碧露自从进来这里面,就完全迷住了,白天锻炼,晚上就迫不及待的跑这里看书。

  只是有一次中午吃完饭休息的时候,她进书房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师父。

  “师父,这是什么”

  她看到桌前放着一幅画,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确实很美,带着古典美,但是总觉得画中缺了点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师父,这是谁呀”

  谷正寻也没想到自己的徒弟这时候会来这里。

  既然被看到了便罢了。

  看着自己师父脸上的神色,云碧露想了想,小心的猜测道:“师父,画中的人不会是师娘吧好漂亮。”

  而且她一看,就觉得师父对师娘还是有感情的。

  谷正寻神色动了动,叹了口气,慈爱的道:“你个小丫头,也能看出来”

  “师父的心事都写在脸上,当然很好猜了,而且,师父现在这个时代了,都是对着照片睹物思人,你对着一幅画,是有点,有点”

  谷正寻笑了笑,“是不是说师父落伍了”

  “恩,有点吧”

  “我和她刚认识的时候,照片还不算普及,再后来就不太习惯照相,觉得人在身边就行了,没想到后面”谷正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云碧露咳嗽了一声,“师父,你也就三四十吧,退回二十年,照相应该算是流行的吧”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