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内心叹了口气,那时候他也不懂母亲,为何不告诉父亲,为何哭了也不让父亲知道。

  母亲只是摸着他的头,说他不懂。

  母亲说过,父亲也不容易,也很累,不能让父亲为这些小事去操心。

  左一看着少主又一副伤痛的样子,犹豫了下开口道:“少主,云姑娘现在很安全了,而且还主动让人给您汇报平安,说明云姑娘还是很挂念少主的。”

  皇逸泽眼底掠过一丝忧光,淡淡道“是吗”

  “是的,少主,如果一个女人根本不在乎另一个人,才不会让人给他传信的。”

  “左一,但是我自己没法原谅自己。”

  “少主,这不怪您,您也是第一次遇到感情上的事情,您都是在自己摸索,连点经验都没有。”再说了,老夫人去的早,爱情中两人如何磨合如何相处,少主更是不懂。

  皇逸泽闭了闭眼睛,靠在椅背上,淡淡道:“左一,我现在懂了。”

  听到这句话,左一心里其实是有些发酸的,少主虽然懂了,但是代价也不少。

  他现在就担心少主的身体,虽然好多了,但他觉得要是全好的话,还需要云姑娘在旁边,解铃还须系铃人呀

  这段时间,皇逸泽觉得时间过的太慢太慢。

  “还不到a国”

  左一看了看时间,道:“少主,还要等一会,这么晚了,您还是好好睡一觉,等天亮了,就到了。”

  皇逸泽闭着眼睛,用手指摸着自己心口的位置,“睡不着。”

  他确实睡不着。

  “少主,用不用吃点安眠药”

  左一其实内心纠结,最近少主都是靠着吃安眠药入睡的,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身体不好的,是药三分毒的。

  虽然这种安眠药是经过特殊药材提炼的,但总归靠药物睡眠还是不太好的。

  “不必了。”

  而谢黎墨并不知道皇逸泽正带人赶往这里,同样的还有一拨人也在朝着这个方向而来,那就是总部长老院安排的人。

  得知这个消息,十长老连夜秘密跟谢黎墨联系,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谢黎墨站在书房的窗边,看着朦胧的夜色,神色幽深莫名。

  半晌,他嘴角勾起一个冷厉的弧度,既然这些人来了,他就不打算让他们离开,也算是给长老院的一个警告。

  谢黎墨赶快连夜布置,在天还没亮的时候,他把云碧雪叫了起来。

  “阿雪,起来收拾一下,我们该出发了”

  云碧雪睁着迷糊的眼神看了眼谢黎墨,听到他的话,赶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云碧露洗刷完,穿好衣服,看着外面还黑沉的天气,问道:“这么早吗”

  “恩,临时计划有变,我想早点带你们离开。”

  云碧雪对谢黎墨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点头道“好,我都听你的。”

  即使再忙碌,再快,谢黎墨也是照顾云碧雪吃好饭,吃完药,让两个孩子喝完奶粉,才一声令下,开始启程。

  谢五、谢六每人抱好一个孩子,谢黎墨拉着云碧雪的手,影卫们都暗中跟着,大家趁着夜色离去。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