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若是平日,谢黎墨压根舍不得对云碧雪动粗的,可是她要说的话,真的刺痛他的心。

  即使她没说出口,他也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这种无能为力,这种心痛的感觉,太过压抑,他自己无法排解,他本能的用这种方式堵住云碧雪要说的话。

  他要让她疼,让她知道自己心有多疼。

  他有了地图,知道怎么找,再拿上信物,他一定会治好云碧雪的。

  他不允许她有悲观的情绪。

  平日,谢黎墨都是自己疼,也舍不得让云碧雪难过,可是这一次,他是拉上云碧雪,让她感受自己的心情。

  云碧雪怎能不懂谢黎墨的心。

  正因为懂,所以她才痛。

  她欣慰,自己给他留了两个孩子,可是却也担心,两个孩子成为他的牵绊。

  云碧雪平日是最积极向上的性子,但是最近身体的力量一点点抽空,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尤其半夜,她悄悄醒来,会发现,谢黎墨成宿的不睡觉,她偶尔起夜,摸着自己的脸,都感觉像冰一样。

  有时候起夜,她也会昏厥在洗手间。

  让医院的顶级医生来检查,只会说她身体体虚,没有任何异样。

  这样的情况,时间长了,她自然会多想。

  她不在乎自己,她在乎的是谢黎墨和两个孩子,她怕自己真的有什么,谢黎墨会受不了,所以想提前说一下,做一下准备。

  但是谢黎墨不许,在谢黎墨眼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云碧雪的身体一定会好的。

  天地灵宝都聚齐了,就差一个奇医了,而且这个奇医所在的地方,他也有地址。

  所以他坚定的相信,云碧雪一定会解除秘药的药效,一定会没事的。

  云碧雪被谢黎墨这样咬着,嘴唇都破了,彼此都能品尝到一股血腥味,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彼此的味蕾,也让彼此更加清醒。

  云碧雪一滴滴的泪再次涌出来,她不为自己,她是为谢黎墨疼,只他疼,而自己心疼。

  泪水滴落在嘴边,谢黎墨尝到这股咸咸的味道,心抽了好几下,似有压抑,无法排解。

  他微微放开云碧雪,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给她将眼泪擦去,看着她嘴角的血迹,谢黎墨叹了口气,轻轻的为她擦去。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的唇瓣,问道:“疼吗”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低低的,里面似暗藏极为复杂的感情。

  云碧雪能听出里面的怜惜,她摇了摇头,“不疼。”说着,她用手指摸上谢黎墨的心口,道:“你这里疼。”

  谢黎墨一把将云碧雪再次抱进怀里,紧紧的抱着,闭着眼睛,将下巴靠在她的头上,闻着她身上的气息。

  半晌,他才缓缓道:“阿雪,我该拿你怎么办”

  这种带着悲伤的语气,让云碧雪也很难过,她不该挑起头的,她不该多说的。

  现在她都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他,可是她也真怕万一,没找到那个奇医。

  “阿雪,不要说让我伤心的话,你的身体会好的,秘药既然是秘药,就一定会治疗的,而且天地灵宝我们也都收集齐了不是吗”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