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心情却有些紧张,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报平安,又如何说

  云碧露心里纠结了许久,想到自己的姐姐,也想到了皇逸泽。

  她其实很想姐姐的,要是姐姐知道她的情况,一定会担心。

  她也想皇逸泽,但是想归想,她心中其实是有委屈的。

  每次想起皇逸泽,她的心就是纠结矛盾的,连她自己都理不清头绪。

  但是师父说黑龙党的人找了她许久,到现在一直在找她,她的心又软了起来。

  可是若是报平安,她又该说什么,隔着电话,她该和皇逸泽说什么呢

  当初是她要去的,后来又是她选择要离开的,其实归根结底,也不怪皇逸泽。

  云碧露一直觉得皇逸泽爱她没有她爱的深,所以她觉得,这也不能怪皇逸泽,毕竟感情的事情也不是人心能控制的。

  在她离开后,他还能这样寻找,其实也算对的起这段感情了。

  本应该释怀的,但是云碧露却释怀不了。

  她想着想着,心里发紧,其实她也真的好想见他,让他抱抱自己的,哪怕抱抱他,看看他也好。

  可是她要理智,她要忍着,即使再想给他打电话,她也忍着。

  云碧露握着手机,很用力很用力。

  最后她趴在桌子上,将头埋在双手中,没人知道她此时的情绪。

  云碧露在自我排解,半晌后,她起身,抹了把眼睛,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拍打着脸颊,让自己清醒。

  待她重新坐在桌前时,整个人便冷静了下来。

  手机里没有任何号码,云碧露第一记住的是自己姐姐的号码。

  她将号码输入进入,沉默良久,才按下了拨通键。

  而云碧雪此时靠在炕头上,盖着被子,轻轻咳嗽着。

  最近她的身体很不好,她自己清楚,很虚弱,吃不进饭去,每次照镜子,都能看到里面憔悴苍白的人,她几乎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云碧雪在谢黎墨面前,总是装作很开心,身体很好的样子,她也开始擦粉,试图掩盖脸上那种苍白的痕迹。

  云碧雪渐渐明白,她的身体这样,是因为吃了秘药的结果,体虚,身上的力气和血液几乎被挖空一样。

  其实她很不舒服,有时候很疼,吃不下饭,但是为了不让谢黎墨担心,她都装作自己很好。

  谢黎墨什么都不说,但是云碧雪的任何变化都瞒不住他的。

  何况每一夜,他都无法安睡,就是怕她有什么异样。

  影首去皇逸泽那拿了信物回来,中途出了点事情,谢黎墨也是第一次对着影首震怒的发火。

  实在是,这几天,对他也是一种折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夫人这样瘦弱下去,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他都快发疯了。

  谢黎墨一直隐忍着,配合着云碧雪,她不让他知道,他便装作不知道。

  但是他的眼神透露出的浓浓忧伤,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谢黎墨熬了点药,亲自端给云碧雪,“阿雪,乖,你身体有些不适,吃点药。”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