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吻了吻云碧雪的额头,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眼中暗含的感情,云碧雪都能看清楚。

  她会为了谢黎墨,爱惜自己,所以她会好好配合,一定将身体调养好。

  重新躺好的时候,云碧雪睁着眼睛,再也没了睡意。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这个样子,问道:“做梦了”

  云碧雪犹豫了下,坦白道:“恩,我跟你说,你别生气。”

  谢黎墨轻抚云碧雪的头发,手指伸开,穿梭在她的发丝中,那种柔韧的触感丝丝的触动他的心弦,让他的心跟着变的越发柔软起来。

  谢黎墨的眸光轻柔,带着宠溺的光芒,“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他宠她爱她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生气。

  谢黎墨的语气太过温柔,云碧雪看着谢黎墨道:“黎墨,你对我这么好,这么宠我,我越来越爱你了。”

  谢黎墨轻轻一笑,“我知道。”

  她对他的感情,光看眼神,他就能懂,那里面的爱恋深情还有依赖信任,那么多,他看的清楚。

  云碧雪身子动了动,主动往谢黎墨怀里拱了拱。

  谢黎墨看着她和小猫一样,哑然失笑,“不是要说梦吗说吧”

  云碧雪闷闷的道:“我梦到了安夜轩,很奇怪,是在一片雪地里,他跟我道歉,还说能不能原谅他,然后我就看到他头发全白了,整个人化成一滩血渗透到了雪地里,然后就是一片雪白。”

  谢黎墨轻拍着云碧雪的后背,“别多想。”

  “黎墨,虽然是个梦,但我觉得很真实。”

  谢黎墨沉默了许久,半晌叹了口气道:“阿雪,你是不是知道了”

  云碧雪点头,“我知道了,安夜轩牺牲了。”

  “会难过吗”

  云碧雪想了想,摇头,“不知道,就是觉得有很多感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而且他牺牲了后,我觉得所有的恨也都不存在了,虽然他错的多,但还是记得他那一丁点好。”

  谢黎墨知道云碧雪说的是心里话,她从不对她藏着掖着,所以他更加怜惜她。

  “阿雪,不要怕我生气,你的感觉是正常的,是人之常情,是因为我的阿雪心地总保留那一份善良,才会如此,安家我会让人保住的。”

  “恩。”

  其实她现在心里很平静,只是不知道为何会做那个梦。

  在谢黎墨的安抚下,云碧雪也渐渐睡了过去。

  但是谢黎墨却一晚上没睡,心里装着事情,睡不着。

  皇逸泽自从听了谢黎墨的话,不再折腾自己,该好好吃饭好好吃饭,该好好休息好好休息,只是却坚持不懈的寻找。

  寻找了很多天,谢黎墨的人找到的线索只有一个,那就是云碧露跳海那一天,有一辆船只经过那片海域。

  但是那船只的信息和船的具体样子,这个线索似乎被人可疑抹去了,查不到。

  皇逸泽坐不住,想了许久,果断的向国际站寻求帮助。

  左一有些吃惊,“少主,咱们一旦求国际站,他们便会趁机加码,对我们提出要求。”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