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想着自己的妈妈,心绪很难平静。

  也许因为心里装着很多事情,云碧露也睡不着,她换上训练服,来到花园中。

  开始扎马步,压腿。

  她不断的练习,脑海里想到黑龙党,想到皇逸泽,想到母亲的身份,想到师父的希望她就开始逼自己努力。

  扎着马步,云碧露看着前方,让自己的视线集中,在前面吊了个绳子,让自己视线集中在绳子上。

  半晌后,她喘息了下,自己站起来,深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

  不行,她思绪无法集中,脑海里想的人太多,想的事情太多。

  云碧露就这样坐在亭子中,任由思绪翻飞,在想母亲到底是什么身份

  她知道父亲就是云家的人,没什么特殊的,难道母亲不是孤儿,而是家族不一般

  a国,帝都

  自从知道安夜轩死了,谢十六身体也快到极限,云碧雪的情绪也提不起来。

  而且她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力气很小,经常没什么精神。

  她以为是自己心情不好的原因,但是谢黎墨知道,那是吃了秘药后的效果。

  谢黎墨将地图已经研究好了,就在等影首了。

  影首亲自去皇逸泽那里拿信物,只要他将信物拿回来,他便打算带云碧雪立马启程。

  他知道不能再耽搁了。

  这一天夜里,云碧雪睡觉的时候,竟然梦到了安夜轩。

  在一片白茫茫的雪中,安夜轩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很孤寂。

  “安夜轩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夜轩缓缓转头,“碧雪,以前对不起,是我的错,你会原谅我吗”

  云碧雪看着安夜轩泛白的眉毛和眼眸,疑惑的道:“你你不是牺牲了吗”

  安夜轩忧伤的看着云碧雪,然后以云碧雪肉眼可见的视线里,他一头的的乌发全部变成了白色,而他整个人也跟雪都融为一体了。

  云碧雪还想说什么,安夜轩整个人又化成了血迹,消失掉了,而那血迹渗透到了雪地里,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云碧雪一个惊呼,她睁开了眼睛,可是她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了谢黎墨的眼眸。

  “黎墨,你怎么没睡”

  云碧雪说着,便轻柔的伸手去抚摸谢黎墨眉心的痕迹。

  谢黎墨此时抱云碧雪抱的很紧很紧,似乎要将她融进骨血的那种感觉。

  云碧雪感觉被抱的太紧了,呼吸有些疼。

  “不对,黎墨,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一直都没睡”

  说着,云碧雪就担心起来,她想坐起来,但是谢黎墨抱的紧。

  云碧雪只能跟哄念珍和凌烨他们那样,伸手轻轻拍着谢黎墨的后背,“到底怎么了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阿雪,过两天,我带你去治身体好不好”

  “治身体”

  “恩,赤寒血莲花已经拿到了,天地灵宝都凑齐了,我也找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医才,我带你去,我们将身体调养好,恩”

  谢黎墨说话的时候,微不可查的带了一丝的颤音。

  云碧雪明白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她有些内疚,也紧紧抱住谢黎墨,“好,我都听你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