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这句话一出口,旁边的小夏姑娘脸色便变了变,低着头,似乎有什么事情说不出口的样子。

  云碧露看着小夏这个样子,也能猜出一二,“小夏,师父是有师娘的吧”

  小夏艰涩的点了点头,然后焦急的道:“云姑娘,你可别告诉别人,这是谷主子的私事,我们知道的也不清楚,所以不能妄加评论。”

  云碧露点了点头,“奥”

  她觉得像师父那样的人,师娘应该也挺好的。

  “小夏,那师父现在和师娘在一起吗”

  小夏被云碧露问的还是有些尴尬的,虽然她一直都在谷中,但是也不好说主子的事情。

  但是云姑娘也是他们的主子,她问的话,她们不说,也是不尊敬。

  小夏的心思很单纯,什么事都在脸上,所以云碧露也喜欢问她一些事情,因为从小夏这里可以知道她想知道的。

  小夏犹豫了下,回答道:“云姑娘,我只是小时候见过一次夫人,后来再没见过,而且谷中所有的人都没有提过。”

  “为什么不提,没人敢说吗”

  小夏点了点头。

  “我师父后来再没遇到别的女人”

  小夏摇了摇头。

  云碧露眨了眨眼睛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

  “云姑娘,我们只见过夫人,再没见过别的女人在谷主子身边出现。”

  这下子,云碧露便明白了,话说,她这当徒弟的,也是替师父着急的人。

  她觉得师父一定也是有故事的人,师父既然是她师父,还对她很好,她也会帮师父的,她希望身边爱她的人都能开心。

  白天的时候,云碧露话很多,看起来无忧无虑的,积极热爱生活的模样,可是一到晚上,她就会想到皇逸泽。

  无论怎么控制,都会想到他。

  即使在黑龙党里,她身心疲惫,受过伤害,她还是会想皇逸泽。

  她会在心里不由自主的为皇逸泽开脱,她内心也清楚的明白,皇逸泽对她算是好的,他除了说那几句冷漠的话,对她有所忽略外,其他都还好。

  可是在感情中,她想要一份对等的感情,所以她会贪心。

  如果这份感情不是她想的那样,她或许真的会退缩。

  经历过生死一线,她明白了很多道理,人不能太累着自己,爱情也是需要相互理解相互付出的。

  况且她也要对自己的亲人负责,若是她一味的为了爱情,不顾家人,若是那天死在宏老手下,姐姐和爷爷怎么办

  所以她以后要理智,不能一头闷热了。

  但是她对皇逸泽的感情确实没有变,还是一直存在着,只是希望各自安好。

  若有一天,她真正强大到可以完全独立,哪怕在黑龙党面前,也能有能力秒杀一切的话,她或许会回到皇逸泽身边,当然前提是他爱她和她一样多。

  修养了几天,云碧露的身体好了差不多,便开始正式进入练武阶段。

  一开始,她是扎马步,扎马步其实就是练习腿力和基本功。

  只有基本功和体能大好基础,才能一步步练好武术。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