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想着想着,只觉得心情特别的压抑,她靠着墙壁蹲下来,然后双手环抱自己,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心里似有想不明白的事情,想静静的思考,安静一下。

  其实她也只是想将悲伤藏起来,藏在心里一个看不到的地方。

  她本不应该为安夜轩难过的,可是此时却不由自主的想起大一的时光。

  如果撇去安夜轩后来对她做的那些事情,他也是对她好过的。

  大一时,她来大姨妈肚子疼时,他二话不说将她背到了校医院。

  从体育场经过时,那些男生们起哄说她娇气,还是安夜轩制止了他们的话。

  那时候,他记得她的生理期,都会为她打热水,后来,她的热水,都是他天天打的。

  军训时,他做了一个周的教练,处处照顾她。

  他那时候很维护她,有时候会在楼下等她,带她上自习,一开始带她熟悉校园环境。

  那时候,他阳光俊朗,给她带去过不少快乐。

  若不是有楚菲儿,若不是后来的那些事情,她和安夜轩都不会变吧

  但是她还是感谢那些经历,才让她遇到了谢黎墨,在云碧雪眼中,任何人都比不上谢黎墨。

  她无数次感激,她和谢黎墨的相遇,让她遇到了对的人,谢黎墨对她的宠和爱,她都明白。

  这种爱情,才是她需要的,才能给她安全感。

  想了许久,云碧雪深深吸了口气,排解了心中的那些抑郁,她喃喃道:“别了,安夜轩”

  至此,她对他的恨意也完完全全消失了,他的好,她会记住,他的不好,她会选择忘记的。

  最后,云碧雪揉了揉腿,将眼角的泪擦去,然后起身。

  在一处四季如春的山谷中,云碧露睡了很多天,终于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有些诧异和恍惚。

  而且她吸了吸鼻子,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很清新,还有浓郁的花香。

  云碧露头有些疼,她本要起身,却发现全身酸疼不已。

  她抽了口凉气,喃喃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一会,身体疼,也让她清醒了过来,自己似乎跳海游走,游了许久许久,每一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还在游动。

  也许就是靠着那一份毅力,她在坚持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来了一只船,她开始大喊,接着就上了船,她便昏迷过去了。

  云碧露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坐起来,接着下地。

  她缓缓往屋子外走去,发现这里不是什么高楼大厦,而是一个个现代化的小屋子,一排排的并列,似乎像是村庄的样子。

  有一个老婆婆看到云碧露起来,慈爱的笑道:“姑娘你醒来了”

  “阿婆,是你救了我吗我这是哪里”

  “这是我们谷内,是你师父救了你。”

  云碧露愣了下,徒弟,师父

  她只有一个师父,那就是谷正寻,曾经教导他武术的教练

  “既然你醒了,我去告诉你师父。”

  不一会,谷正寻走了出来,云碧露看着如今的师父,依然是那样的年纪,却多了一股风骨。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