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的心情也是无法容语言形容的,涉及到云碧雪的健康,他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其实他能完全理解皇逸泽的心情,两人其实都是为了爱情,为了所爱之人。

  只不过云碧雪在他身边,而云碧露现在不在皇逸泽身边罢了。

  皇逸泽点头道:“既然是碧露的姐姐,我自然会帮你找到他,这个人脾气很怪,而且几乎与世隔绝,他很少为人诊治,所以整个国家上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一丁点消息,但是他的医术确实超绝,他们是千年的医术绝学代代传下来,而他也将中西医结合了起来,所以此人说他是医学神人也可以,我也是以前有幸见过一面。”

  谢黎墨一只手紧紧握着手机,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握着笔,手上的青筋都有些绷起来。

  谢黎墨都觉得,内心从来没有这样紧张激动过,一切都是为了他爱的人呀

  没人知道,他每天晚上抱着云碧雪有些冰冷的身体,他有多么害怕。

  没人知道,他经常会半夜醒来,看看云碧雪,感受一下她正常的呼吸,才敢睡觉。

  没人知道,他最近都不敢让她吃任何寒性的食物,他的每一道菜都尽心的为她准备。

  没人知道,他只有在和她融合,最浓情的时候,才能有一种安全感,感受到她的存在。

  太多太多,他都不敢跟云碧雪说,怕她自责难过痛苦。

  其实她吃秘药,也是为了追回孩子,若是那一夜没有云碧雪的出手,事情或许没那么顺利。

  一旦孩子被带回总部,如果锦绣堂的人拿孩子来威胁,他和云碧雪都无法束手不管,很容易处于被动位置。

  所以那一刻,他承认云碧雪做的是理智的。

  可是同样的,云碧雪承担的痛苦也多。

  只要能让云碧雪身体治疗好,那真的是让他太高兴了。

  有一丝的希望就是好的。

  “皇逸泽,多谢你”

  “谢黎墨,你的心情我懂,我们不用说谢了,如今以我现在的身体暂时还没法带你去那里,不过我给你制作一份地图,那个人脾气古怪,周围设置的八卦一类的阵法,你能不能进去也是靠缘法,不过我会给你一个信物,至于联系方式,我这里确实没有,而他也不会给。”

  这是皇逸泽的实话,当初离开那里时,那人也强调过,不能被任何人知道,但是如今也是迫不得已,而且如果碧露在,她为了她的姐姐,肯定什么都会说的,所以他也应该告诉谢黎墨。

  即使皇逸泽的身体不适,他依然在船上将图纸画好了,发给谢黎墨。

  谢黎墨立马派影首去皇逸泽现在的位置去取信物,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带云碧雪去治疗身体。

  什么都比不上云碧雪的身体。

  到这时候,谢黎墨感觉自己的心才有一点踏实感。

  到了傍晚时分,谢六风尘仆仆赶了回来。

  他快速进入到书房,将手中用水晶盒装的东西递给谢黎墨道:“谢少,这是赤寒血莲花。”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