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打电话之前,皇逸泽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云碧露是在云碧雪身边,可是现在知道,并没有,那种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太痛苦,也太难受了。

  “咳咳咳咳”

  皇逸泽压抑不住的咳嗽声从手机那头传来。

  谢黎墨脸色沉了沉,沉默了下,明白皇逸泽可能身体有所不适,生病或者受伤。

  从电话里就能听出他的情绪和状态都不好,能让一个那样的人如此颓然,必然是因为感情之事。

  “皇逸泽,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对碧露到底是何种感情”

  谢黎墨问的很认真。

  皇逸泽听着,心咯噔跳了一下,他知道,这是谢黎墨作为云碧露的家人,对他正式的拷问。

  这一次,他伤了碧露,若是回答的不好,他想,即使碧露原谅她,她的家人也不会允许他在出现碧露面前的。

  皇逸泽脸色紧绷着,剧烈的咳嗽了几下,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将嘴角的血迹擦去。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认真的一字一句道:“碧露她是我的命,已经不能用重要来形容了。”

  这句话是重中之重,就连谢黎墨也惊了一下。

  皇逸泽和云碧露感情也就两年多,而且还没谈婚论嫁,却得皇逸泽这样的回答,实在是超乎谢黎墨的想象。

  谢黎墨神色变了变道:“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我会动用谢氏的力量寻找。”

  其实本就该寻找,不是为了皇逸泽,但是既然皇逸泽开口,那么他便试探他对云碧露的感情。

  没想到得到的答案还算满意。

  “咳咳”

  谢黎墨忍不住开口道:“你多注意身体,只有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你才能对得起自己的爱情,保护你爱的人。”

  谢黎墨是过来人,对于感情明白的很多,尤其他和碧雪也经历了那么多,所以这句话也算是肺腑之言。

  “谢谢,我会注意的。”

  “别折腾自己,你要是折腾自己垮了,要是找到碧露,难道还要她跟着担心”

  这段时间,皇逸泽一直都在折腾自己的身体,似乎这样才能惩罚自己,让他内心好受点,但是谢黎墨这句话算是醍醐灌顶,一下子让他思维开阔了些。

  他知道谢黎墨说的是对的,他不能再折腾自己,否则,他拿什么去求碧露的原谅,拿什么去找碧露

  挂断电话后,皇逸泽也终于开口让人给他熬药,开始喝,也让人开始给他好好包扎身体了。

  也会适当的睡十分钟,二十分钟的。

  看到少主这个样子,左一和右一差点都喜极而泣,他们这些下属其实这些日子,也都跟着各种煎熬,也不敢休息,生怕少主有什么事情。

  如今看到少主如此配合,他们自然是激动的。

  谢黎墨拿着手机,却在沉思。

  半晌,他走到婴儿房,看着云碧雪脸上温暖灿烂的笑容,有些不忍心告诉她这件事。

  云碧雪回头看到谢黎墨,眼中闪过惊艳的光芒,不得不承认,她家谢先生忧郁的时候,也是极好看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