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方雅雯靠在门边,探头望着外面,但其实看不太清外面。

  “少主”

  只听门外恭敬的声音响起。

  方雅雯惊吓了一跳,少主亲自来了她血液攀升的有点快,实在是少主是他们的神,是偶像,能亲自见到少主,真的很激动,这是不可控制的感觉。

  “将门打开,传方雅雯见”一个带着清冷却嘶哑的声音响起。

  方雅雯知道,这位就是少主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很有磁性,但是似乎带着疲惫的嘶哑。

  她明白,少主这些日子一定是为了云姑娘的事操心,所以才会让人光听声音,就知道他是有多疲惫了。

  那脚步声渐渐离去,而关押方雅雯的大门也打开了。

  一个全身黑衣西服的男子看着她道:“方雅雯,跟我来”

  方雅雯安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跟着此人出去了。

  不一会,方雅雯就进了一个审讯室,当她一眼看到坐在那里的男子时,血液更加快速的流动。

  她无法形容第一眼的感觉,也不能用任何美好的词汇来说,任何语言似乎都是苍白的。

  屋子里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更显高贵。

  方雅雯曾经作为方家的大小姐,她身上也有一股大家小姐的风范,但是在眼前人的面前,她却有一种不由自主的要跪下顺服的感觉,她知道,有人天生就有帝王之气,凌驾众人之上。

  方雅雯在发呆,皇逸泽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道:“坐吧,你那天见了碧露,知道她的事情”

  方雅雯从呆滞中回神,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在那坐下,有些不安。

  “那天,我们接到宏老的命令我想救云姑娘,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我知道她对少主您是重要的我想,我们假装听宏老的,我亲自出面若是能找到云姑娘,我还可以帮她后来在我们常见的老地方见了她云姑娘很聪明,是她一步步告诉我如何避开录像和追捕的人后来她坚持跳海离开”

  方雅雯毫无隐瞒,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虽然当时云碧露交代说,不让她告诉少主,但是她不想云姑娘受委屈,她希望少主知道了,能找到云姑娘,救云姑娘。

  哪怕如今都好长时间了,也不该放弃希望的。

  皇逸泽听着,心仿佛在凌迟一样,疼的厉害,他双拳紧握,紧绷着神色,就跟一根弦一样,绷到极致,只差一点就会断。

  “少主,我相信,云姑娘那样聪明的人,会没事的。”她想,少主这样如神一样存在的人,是不该有忧伤的,也只有云姑娘才能让他开心吧

  她崇拜少主,所以希望少主也能好好的。

  皇逸泽努力的吸了口气,“她说过什么没有”

  “以前云姑娘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说您的好那天,云姑娘脸色很不好被逼到那个程度,她也没说什么,她很坚强,坚强的让我都心疼,当时宏老的力量遍布都是,她只能险中求生,她还给了我一封信,让我交给你。”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