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眸光带着森冷的寒意,转头深深的看向皇鸣林,道:“呵,这么快就露馅了我的命我自己做主,任何人都还管不着。”

  此时的皇逸泽全身都带着黑暗的冷意,甚至是恨意,他此时全身都弥漫着黑暗,整个人的情绪也染上了黑暗面。

  他痛恨所有造成这一切的人,也痛恨他自己。

  皇鸣林被自己儿子用这样锐利又咄咄逼人的眼神看着,心有些发虚。

  “逸泽,我是你的父亲。”

  “父亲若是还想享受现在的一切,就不要惹我,你知道的,我连宏老都能动,你也可以。”

  皇鸣林脸色变的铁青,有些震怒,“你”他可是他的父亲,为何他就不能好好跟他说几句话。

  而且他也没对碧露那丫头做什么,他有了好东西也是让人给那丫头送去的。

  但是他内心确实也有自己的思考和偏见,可是这一切也都是为了黑龙党。

  “逸泽,你用不着这样跟为父置气,我知道,你在乎碧露那丫头,你因为那丫头出事,才变成这样的,可是碧露那丫头出事,和你也是有关系的,那天白天她来找我,就是跟我商量要离开的事情,是她自己要离开,就算是不出这样的事情,她也会走的,她是因为你来这里,自然也是因为你的原因,所以才想离开的。”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从皇鸣林的嘴里说出来,却让皇逸泽“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他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擦了擦嘴角,自嘲的道:“你说的不错,所以她若有事,我必陪她。”

  皇鸣林看着儿子吐血,心疼的要命,他只有儿子了,他无非就是想儿子好好的,黑龙党好好的。

  可是为什么一切会这样

  儿子的身体经不住折腾了呀

  经历过无数风雨的皇鸣林,这一次突然有些苍老,他想说什么,此时却再也说不出口。

  尤其儿子最后这句坚定的话,更是让他惊惧,他确实有些怕了,儿子是说一不二的性子。

  皇鸣林的心也跟着泛起汹涌的海浪来,他闭了闭眼睛,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疲惫苍老,也有些颓然。

  当父亲的心情儿子不懂,但是他相信,有一天若是儿子为人父母后,必然能明白他的心情。

  右一在旁边看着这对父子,心里着急,但却无法插话,云姑娘来了后,老爷和少主两人本缓解了关系,可如今又回到了远点,不对,是比最早的关系还僵硬。

  皇逸泽平复了下情绪,道:“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告辞”

  这样的话,对他父亲说出,确实是很冷漠的,也确实很伤皇鸣林的心。

  但是右一明白,以少主现在的心情,对老爷这样客气,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某处关押中心地。

  方雅雯一直不安的走动着。

  方父叹了几声,眼睛也往外探了探,道:“雅雯呀,没任何人来,守卫的也很平静,你也别焦急了,还是坐下好好休息吧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传上消息呀你说会不会是守卫的忽悠我们”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