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也能感觉到他的心似乎活了过来。

  他一直都不敢相信,不想承认碧露出事了,可是这么久一直没有碧露的消息,差点让他崩溃。

  皇逸泽仔仔细细的看着右一,盯着他的眼眸,生怕听错了。

  右一还等着去赶快告诉下面,让那方雅雯来见少主,可是少主依然锁住他的眸光,双手按住他的肩膀,他怎么活动,怎么离开去安排下面的事情呢

  “右一,你说的是真的将刚刚的事情再说一遍”

  右一听着,再看少主布满血丝的眼眸,很是心疼少主,别人不懂,他作为一级护法是懂的的。

  右一沉重的点了点头,“方雅雯是这样说的。”

  皇逸泽记得资料上确实显示,云碧露有时候会出去见方雅雯的,这么说,她确实会知道些什么。

  也许那天,碧露离开屋子后,是去找了她也说不定。

  皇逸泽这一次脑海里会不由自主的去往好处想,告诉自己,碧露一定好好的,他的丫头一定很好。

  他会将丫头带回来,好好呵护,为她遮风挡雨,再也不会因为任务因为责任而忽略她的感受。

  皇逸泽的眼睛酸酸的,若不是他一直忍着,有极强的控制力,眼泪可能就再次落下来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呀

  右一真的不忍心再看这样的少主,他心里也跟着发酸疼痛,替少主难过。

  他咬了咬牙齿,狠狠点头,“少主,您没听错,我这就去让方雅雯见你。”

  “她现在在哪里”

  “还在被关押的地方。”

  皇逸泽神色微变,道:“我亲自去见她。”

  右一愣了下,转念一想,少主为了云姑娘什么事都是可以做出来的,便明白了。

  皇逸泽往外走的时候,却碰到了自己的父亲皇鸣林。

  皇鸣林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

  皇逸泽没说什么,径自走过。

  皇鸣林突然开口道:“那天你都知道了”

  皇逸泽不说话,他什么都不想说,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的离开,或多或少都跟眼前的人有关系。

  可笑,他还是他的父亲,所以他不想见,但因为孝道,他还无法对他做什么,所以只能漠视。

  “逸泽,父亲那天不是故意的,你受伤了,所以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扰。”

  皇逸泽淡淡勾起嘲讽的弧度,并未回头,只是冷漠的道:“你别告诉我,从一开始你就当她是家人,你只不过将她当成了外人,所以才会让人将她挡在门外”

  皇逸泽的声音很冷,皇鸣林却能听出那话语里的责怪之意,“逸泽,父亲不是这样想的。”

  “你可以否认,但是我只相信自己知道的。”

  “逸泽,你为了这样一个姑娘,就对为父如此”皇鸣林语气有些失望。

  皇逸泽嘲讽道:“我的好父亲,你现在应该祈祷碧露她还活着,若是她死了,您的儿子也不会存在的。”

  皇鸣林身体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大声道:“你说什么你竟然你的命能和别人比吗”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