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资料是资料,亲口听这些人说,还是让他的心无法承受,一种极致的自责涌上心头。

  当初带碧露来这里,是做好了保护她的准备,但是却是在他的地牌,给了她最深的伤害。

  给云碧露的伤害,其实比伤他自己还疼痛。

  左一听着,也有些唏嘘不已,替那个云姑娘不平。

  左一是知道云姑娘的重要性,毕竟之前,他可是一直跟在少主身边,经常为了少主,跟点搜集云姑娘的消息和信息。

  想他作为少主身边一等护法,却要做这样的事情,就可以看出那姑娘在少主心中的地位了。

  再说她们黑龙党中心地牌,哪是什么人说进就能进的

  少主既然带云姑娘来,那就是表明了态度,可惜这些蠢货,眼光浅,压根就不知道情况。

  他也担心云姑娘,他现在替少主难过,觉得,只要云姑娘还活着,少主才是完整的人。

  要不,很可能就疯了,黑龙党的天也会继续变化的。

  皇逸泽咳嗽了一声,擦了下嘴角的血,有些疲惫的对左一摆了摆手道:“你带他们都下去吧。”

  “少主,那他们”

  所有人都提着心,仔细听着,可以说少主的一句话就决定他们的生死呀

  “按照规矩办吧”

  “是”

  左一对那几人道:“都跟我走吧”

  瞬间的功夫,大家都赶快连滚带爬的离开少主的屋子,生怕再待一秒,心脏就是窒息而亡。

  出来了,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他们也知道命是抱住了,虽然按照规矩来,他们可能要扒一层皮,但至少会活着。

  他们暗中想,只要那云姑娘活着,再次回来,他们一定毕恭毕敬的对她,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当然,他们也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他们按照黑龙党的规矩受罚,等出来后,很可能就再没资格成为最中心的成员了。

  大家心思各异,左一也一直蹙着眉,他们这些一直跟在少主身边的人,最忧愁的就是少主。

  在左一这行人离开后,右一奔跑的如一阵风般,朝着少主的屋子而去。

  “少主,少主有消息有消息”

  右一平日可是最冷静最吝啬话的一个人,常年处在黑暗中,几乎都没什么存在感,平日也是一句话都没有。

  所以当右一一改形象的跑进去,还说了这么激动的话,自然说明有情况。

  皇逸泽听到这句话,都感觉他死寂的心瞬间活了过来,他豁然站起来,全身都有一种微不可查的轻颤轻抖。

  等了多久,都没消息。

  右一还没走到皇逸泽身边,就被皇逸泽大跨步一把按住肩膀,死死的盯住他的眼眸,道:“快说”

  右一喘息了一下,赶快开口道:“少主,下面传来消息,方雅雯说她最后见了云姑娘,说她知道一些消息,想见少主您”

  皇逸泽眉心动了动,“让她来见我。”

  “是,少主。”

  右一其实也是激动不已的,若是真能知道云姑娘的消息再好不过,而且这也说明,云姑娘还活着不是吗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