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那曾经守卫的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头顶有一道锐利如刀的视线朝着他们嗖嗖的割过来。

  他们战战兢兢的,说话都有些发抖,甚至有些口齿不清。

  他们害怕说,却不敢不说,因为不说,更能激怒少主。

  他们现在是悔恨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要对那个姑娘恭敬客气一些,哪怕让他们跪下求饶也好呀

  总比现在的感觉好,实在是太压迫了,就连呼吸他们都不敢,还要小心小心的憋气,尽量别发出声音。

  谁知道少主会不会一个不高兴杀了他们,他们黑龙党好听点是漂白的白到,难听点就是黑到,只不过是文雅的黑到。

  但是血腥也是少不了的,这里面的杀戮自然不会少,少主说杀谁,谁都无法抵抗,任何势力都干涉不了他们黑龙党。

  如今两人只求少主放过他们。

  皇逸泽邪魅的眼眸闪烁着幽暗的杀意,如刀子般,森冷冰寒。

  “哼,饶命,当时对她不客气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还是说,你们以为自己是主子了”

  皇逸泽的声音很淡很淡,但却能让人听着,脊背发寒。

  两个门卫当时其实就是觉得要听命行事,也确实没觉得那姑娘有多重要的。

  但是皇逸泽发怒归发怒,他并没想杀眼前的两人。

  他觉得若是自己没有忽略,没有怠慢,碧露也不会有那样的待遇。

  是他那样冷漠的说,别靠近他。

  其实当时是因为他身上沾满了鲜血,身上也有伤口,他不想让云碧露担心,也不想让她沾染那些鲜血,不想让她知道黑暗的他。

  所以下意识的说出那样一句话,却不知道给碧露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若是要惩罚,他最该惩罚自己才是。

  自古这种权利高层,大多都有见高踩低的情况发生,虽然这两个守卫没有多么过分,但皇逸泽还是无法原谅自己,觉得是他没有管理好下面的人,才让大家对云碧露不那么尊敬。

  一想,皇逸泽就感觉心在被刀一寸寸的割着。

  他死死的捏住眉心,揉了揉太阳穴,才继续开口道:“你们呢,将做的对不起你们主子的事情说出来,你们该知道,我的手段,容不下任何隐瞒。”

  几个佣人害怕的抖了抖,开始说道:“少主,是我们的错,姑娘她不太喜欢我们一直跟着她,她说让我们下去后,我们就退下给她留空间。”

  皇逸泽手朝着桌子上一拍,碰的一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让人心都跟着差点跳出来。

  佣人们惊惧了下,才开始交代道:“老爷让人拿来的天地灵宝,属下没来得及给姑娘熬制。”

  “姑娘跟老爷说要离开的那天,属下听说了,所以对姑娘有些不太尊敬。”

  “属下当时觉得姑娘不忠心,想离开少主,不值得我们尊敬。”

  “属下觉得,姑娘有些有些太弱我们心里没敬重的感觉”

  大家交代着,却感觉空气的温度又降了好几度,赶忙转变语气道:“后来,我们见识了姑娘的厉害和功夫,我们是打心眼里愿意侍奉效忠姑娘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