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仔细咀嚼着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换位思考,才知道,这句话有多伤心。

  他明白,碧露那丫头一定是伤心了,可是她面上却不动声色,从不让他为难。

  似乎从那句话后,她再不任性了,也很少在他面前要求什么,也很少撒娇,不会像以前那样还要他带她去逛街,去做别的。

  看她之后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天所做的事情,皇逸泽就心如刀割。

  “咳咳”

  还有一天,他晚上没回去吃饭,碧露便一直在院子里等他,可他回来,却说了一句话,让她别靠近他。

  那样冷漠的话,她能承受得住吗

  无意识的话,却带着最冷的寒气,如今皇逸泽再仔细回味,才知道他是有多忽略碧露。

  可她还生生忍住了,也没有质问,也没有一句不满。

  继续看,皇逸泽才知道,她想进自己父亲的屋子看他,可是却被守卫给拦在了外面。

  再之后,她便想离开。

  皇逸泽的眼睛血丝遍布,咳嗽声也越来越大,他自以为可以安排好一切,原来他忽略了她,而下面的人竟然也把她当外人。

  想到丫头坚持跟着他,可他却没保护好她,没给她想要的一切,他便自责痛苦。

  尤其现在他还找不到丫头的人,更没法弥补她,这种感觉才是最痛苦的。

  皇逸泽头嗡嗡的不断响着,甚至有一种耳鸣的感觉。

  他只能用手托着头,揉着眉心,喉咙里却有一股腥甜的味道。

  左一带着几个人来的时候,就听到少主书房里不断的咳嗽声,他听着,都觉得心尖颤的厉害,少主是他们心中神一样的存在,原来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

  而少主如此脆弱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云姑娘。

  云姑娘在少主心中的重要性,经过这一次事情,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了,可是知道的也晚了,哎

  左一是怎么都想不到,云姑娘离开,竟然会给少主造成这么大的伤痛,任何人劝都没用。

  若想让少主走出来,也只能想办法找到云姑娘,但是现在的消息还是生死未卜,这让他们到处撒网也没用。

  消息网遍布全世界,可暂时还没一丁点线索。

  左一定了定心神,带人进去了。

  左一看着坐在桌前的少主,身体晃了下,皇逸泽周身弥漫的那种忧伤,都能感染到屋子中的每个人。

  皇逸泽淡淡抬眸看了眼左一,什么都没说。

  左一赶快禀报道:“少主,这就是云姑娘屋子里的那几个佣人,还有这两个是阻拦云姑娘进屋看你的守卫。”

  皇逸泽的眼眸瞬间变的锐利起来,那里面似有刀剑之影,让人不敢直视。

  “说吧,你们都做了什么”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带了浓烈的杀戮之意,几人战战兢兢的哆嗦了几下,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少主,我我们不是故意的那天你受伤,老爷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准打扰。”

  “少主饶命,属下也是奉命行事,是属下的错,属下们不该拦着云姑娘。”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