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每看一页,都会仔细去想,仔细去揣摩当时云碧露的心思。

  这样,会让他有一种感觉,仿佛云碧露就在他身边,还没有离去。

  哪怕只是一种很模糊的感觉,他也想去追索一下。

  皇逸泽并不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崩成了一根弦,很容易断掉的弦。

  或许他不知道,也或许他知道,只是想惩罚他自己。

  就连影卫暗中看着,都怕少主崩溃。

  也许,如今整个岛屿的人都在盼着那个姑娘回来,好好活着,他们担心他们没了少主,整个黑龙党就成一盘散沙了。

  大家都清楚的意识到,只有少主皇逸泽在,他们所有人才能得到庇护,才能在国际上提起黑龙党,受到尊敬,保留神秘感。

  皇逸泽困到极致,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了,可是睡了没一会,他便惊醒起来,再继续看资料。

  也许之前不觉得他有什么错,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可是当看资料时,用一种旁观者的态度去看,就发现了问题。

  他发现的是自己的问题,看着,皇逸泽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尽了,就连嘴唇也跟着发白。

  他发现,他自己对丫头是那么的冷漠,她想做的事情,他都要阻拦。

  资料上记载着,云碧露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他和自己的父亲,对所有的人都和善,但是她的神色有时候却是落寞的。

  看到资料上说的落寞,皇逸泽的心又疼的厉害。

  是他的不对,他的视线再一次模糊了,双手紧紧捏着资料,青筋都跳起来了,头也嗡嗡疼的厉害。

  一时间,皇逸泽再也看不下去,只能捏着自己突突的太阳穴来压制。

  咳嗽声再次响起,接连不断。

  让人听着皇逸泽的咳嗽声,心情都会变的有些悲伤,也会不由自主的心疼皇逸泽。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伤,让皇逸泽如此。

  可是他们在暗处听的人,都不敢,甚至没资格跑去劝少主。

  皇逸泽咳嗽了好几声,然后压着资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逸泽才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看。

  越看,他越自责,越对他自己的行为不满。

  他从来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事情,却不知道从女生的角度去考虑,是他伤了碧露,这是毋庸置疑的,他自己都承认。

  皇逸泽幽幽的叹了口气,带着忧愁和忧伤之感,“丫头,对不起,可能你也听不到吧”

  他喃喃的话一出,接着看,发现碧露从头到尾其实一直都在体谅他,替他着想,她唯一坚持的就是去中心营。

  可是他因为自己的私心,没让她去。

  当时他貌似说了一句话,等等

  皇逸泽觉得那句话好像是问题所在,他便看资料,他说早知,就不带云碧露来这里了。

  貌似说完这句话,碧露再也没要求去过中心营,他那时候没多想,可这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

  碧露是不是误解了他

  她是不是伤心了

  这丫头有什么心事都往心里咽,从来没在他面前展现过。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