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长久没休息好,眼前有时候会产生幻影,所有的幻影都是云碧露。

  每次有了幻影,他都想过去抱抱,真的很想抱抱她,哪怕一下也好。

  皇逸泽是个感情内敛的人,这一次逼的他有些发疯。

  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对云碧露好,她就不见了。

  他记得她湿漉漉的眼眸,记得她欢快的笑颜,她很懂事,从不让他操心,也从不无理取闹,从不任性。

  唯一的任性就是对他的执着上。

  他没有忽略她的好,他只是不善于表达,有些事情,他有自己的思考,却也总是忽略她内心的感受。

  她太懂事,懂事的以为她一直都很坚强,都很好。

  其实如今冷静下来想想,他恨自己,更是自责不已。

  皇逸泽手上的血一滴滴滴落,他并不觉得疼,看着自己流血,他似乎心里还好受些。

  皇逸泽其实潜意识里在惩罚他自己。

  站的时间长,又因为不好好吃饭,不好好休息,皇逸泽踉跄的发晕,他只能用另一只手撑着桌子,慢慢坐下来。

  他打开桌前的灯,摩挲着桌上的照片。

  他的书桌上一直都有云碧露的照片,每次他疲惫了,总会看一眼,上面有她最灿烂的笑容,似乎能消散人心中所有的抑郁和不快。

  以前看着,总会让他的心情平静舒适。

  可是现在看着,只能让他的心跟刀割一样。

  皇逸泽的手小心的摩挲着照片,深深的看着,不一会,照片上多了一滴水,而皇逸泽的眼眸也模糊了起来。

  “碧露,丫头,你是怪我的对吗”

  以前他总觉得,碧露就在他的身边,他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去呵护她爱她,所以在这段时间,他完全可以忙自己的事情。

  可是世事难料,他从不知道,有一天,她还会离开,还会消失。

  这种抓不住她的感觉,让他很是慌乱,心都空了。

  谢黎墨本就清冷的气息越发冷厉起来,一身暗气萦绕,幽深邪魅,眼眸中更是泛起神秘的光芒,如漩涡般,都能将任何人卷进去。

  因为一只手被玻璃伤着,出了血,谢黎墨不一会便将照片用血染了,他眸光一变,站起来,慌乱的开始擦拭,可是越擦越模糊。

  皇逸泽都感觉一直手抓住了他的心,抽疼抽疼的,“丫头,回来好不好,你想怎样,就让你怎样,大不了,我只陪着你。”

  他不能没有她,她如阳光般来到他的世界,照亮他的心房,可是有一天她突然消失了,带走了阳光,留他在黑暗下,这种感觉太难受。

  “丫头,以前是你追我,这次换我对你好,回来,好不好”

  可是回答他的什么声音都没有,皇逸泽揉着疼痛的眉心,不知今夕何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逸泽准备看一下接下来的资料,可是手上全是血迹,他只能暂时简单的包扎。

  这份资料全是云碧露来黑龙党所有的点滴,他在仔细的看,每一页都很仔细很仔细。

  正因为太过仔细,所以他看的很慢,到现在也只是看了一部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