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方雅雯不断的软磨硬泡,嘴唇都快气泡了,看守的人才勉强有些信她。

  其实看守的人很犹豫,真的,现在所有人都不敢见少主,听说见少主一面,就跟凌迟一样。

  他们兢兢业业的在岗位上,也是打怵见少主的。

  但是若真能如方雅雯所说,能提供线索,或许能找到少主喜欢的姑娘呢

  他们是真的希望笼罩在岛屿上方的那层黑气能消失,天天这么紧张肃穆,大家都受不了的。

  守卫的人犹豫了下,答应道:“我跟上层反映一下,少主见不见你就不一定了。”

  方雅雯松了口气道:“多谢,能反映反映也是好的,我相信少主一定会见我的。”

  此时夜色深深。

  皇逸泽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看着手上一堆需要筛选的资料,他头疼的嗡嗡响。

  即使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血色弥漫,皇逸泽依然紧紧盯着看着,只有忙碌才能让他疼痛的心麻木起来,不至于那么痛。

  一想到爆炸的烟火,云碧露还有下落不明,他便窒息的疼,连呼吸都疼的厉害。

  一抽一抽的。

  皇逸泽使劲按压住自己的心口,还是烦闷不已,他起身看着窗户,不由自主的回想和碧露的点点滴滴。

  回想的越多,皇逸泽眉心蹙的越紧,眼中布满浓烈的血丝,一片猩红,再无别的颜色,尤其在夜色下,极为艳丽有恐怖。

  皇逸泽看着窗户上映着的自己的形象,有些恍惚,差点忍不住这就是他了。

  云碧露离开后,生死未卜,他再也没有别的心思了,这颗心似乎也在起起伏伏中,生死徘徊。

  他不敢睡觉,只要一睡觉,脑海里就全是云碧露的音容笑貌。

  她的笑,她的嗔,她的怒和她的恼,无时无刻不钻进他的脑海,让他思念中,无所适从。

  “丫头,你到底在哪”皇逸泽的声音都带着暗哑低沉,似有很多痛苦无法发泄。

  他的双手紧紧握住,又松开,心仿佛压抑成了一团,怎么都舒展不开。

  从他和云碧露认识之后,想想,丫头付出的真的很多很多。

  他让她辛苦了,那丫头其实算是废了很多的努力才追到他,一直都那么懂事的等他,后来也用了太多的努力,才跟他来黑龙党。

  以前从未想过她的辛苦,从不知道她内心是怎么想。

  也许丫头也会累吧

  哪怕她是离开了,只要知道她还好好活着就好,他最怕的就是,就是

  皇逸泽心口又疼了起来,他一拳头砸在玻璃上,玻璃应声而碎。

  暗中的影卫听到这个声音,大家全身抖了一下,更加瞪大眼睛,好好守护,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生怕少主的怒火蔓延到他们身上。

  皇逸泽不顾自己流血的手,放在桌子上,眼前有些发黑,即使眼前发黑,可是脑海却清晰的引出云碧露的身影。

  每次她可怜兮兮求他的时候,他为何总是冷漠的拒绝

  原来他以为对她好,最后却依然没保护好她。

  皇逸泽在心里一直默念着,丫头、丫头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