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鸣林虽然一开始也挺喜欢碧露那丫头的,愿意他当儿媳妇,希望她和儿子好好的。

  只是对下面的人,他也没怎么交代,甚至有些松散。

  如果有人怠慢云碧露那丫头,也是正常的。

  可是他算错了,儿子对那个姑娘的感情。

  难道真的那么深可是平日看儿子的表情和表现,也不是多么重要呀

  还是他老了,看不清年轻人的心思了。

  皇鸣林在外面不断的踱步,心里纠结担心。

  宏老被废,虽然超乎他的想象,没想到儿子做起这件事如此容易,不用一天的时间,而且那些连带势力竟然也都给打压下去了。

  他很骄傲,骄傲的同时,也知道,儿子行动越狠辣,就说明对碧露那丫头的感情越深。

  皇鸣林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就听到屋子里有儿子的咳嗽声,一声声的咳嗽,让他这当父亲的难受担心

  可是他知道,儿子现在根本不需要他的关心,他需要的只是碧露那丫头呀

  也不知道碧露那丫头是生是死,如果是死了的话,两个尸体都没有,所以他希望是活着的。

  听说儿子这段时间,将整个岛屿都给翻了个遍,也将海上给捞了个遍。

  即使什么都没找到,儿子依然坚持不懈的找,这都好几天了,岛上的巡逻士兵一直都不断。

  皇鸣林叹了口气,儿子可能怪他吧

  怪他给碧露那丫头压力,想让那丫头进中心营,怪他没保护好碧露那丫头,也怪他纵容了下面的那些人。

  他怕儿子出事,找医生过来,但是儿子拒不见。

  而且那医生也是连滚带爬的爬出来的,生怕被杀,后来他也就不再找医生了,就是担心儿子的伤口好没好。

  某处关押中心处。

  方雅雯正来回走动,她有些心神不宁,在担心着事情。

  方父本来可是中清城的城主,属于中心部的主干力量,却没想到,就因为宏老下令,被迫参与那一夜的抓捕行动,就这样被抓了进来。

  全部方家的人呀全部在这里,一个不落。

  哎,少主的能力超过他们所有人的认知,宏老算什么东西,在少主面前狗屁都不是,枉费他们之前,还以为宏老多么多么的厉害,能力超绝,让人不敢攀。

  现在看看,还是少主最厉害的。

  可是他们真的没背叛少主,他们方家也不算是宏老的势力,只是宏老手中有命令,他们不明所以,才追捕。

  这段时间,也让所有人认识到了,少主领来的那个姑娘有多重要。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姑娘也找不到了,可能是在屋子里一起被炸了,大家想反悔也没用的。

  方父看着自己的女儿道:“雅雯呀,如今该怎么办我听说其他被关押的人都被处决了。”

  方雅雯平静道:“那是那些人想杀云姑娘,少主对他们动手也是很正常的。”

  方父有些不明所以,“你说什么,什么云姑娘”

  突然,方父脑子有些清明,“雅雯,你是不是认识那什么云姑娘呀”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