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十六仔细观察安夜轩的神色,真的不是在说假。

  不过还是让她很吃惊,随即她开口道:“云碧雪很好,你喜欢她也正常,毕竟喜欢她的人也挺多的。”

  安夜轩嘴角动了动,内心有些自嘲,摇了摇头,当初是他不对,错过了云碧雪,他不怪任何人呢。

  他只是恨自己。

  突然,谢十六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问道:“安夜轩,这么说来,你是后悔了”

  安夜轩闭了闭眼睛,“我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

  安夜轩知道,他内心后悔痛苦,不该那样对云碧雪。

  虽然说有些是因为他的邪气不可控制,可若是他坚定的信任云碧雪,不受任何外界因素所控,就不会这样。

  他不怪任何人,他知道,归根结底都是他的错。

  后来的他,或许潜意识里不愿意承认,所以戾气也越来越重,那种感觉是他也控制不住的。

  他甚至感激十六,他记得,有一段时间,十六是故意整他的。

  整他一次,他会伤的好几天需要疗伤,不过疗伤的时候,也是他最冷静的时候。

  那时候戾气不减,邪气未消,但偶尔冷静理智的时候,会让他去想很多事情,去思考。

  十六一开始的恨意,他看的很清楚。

  他那时候也是借着十六的手,虐打他自己,因为那时候,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不正常。

  这些想法他都藏在心里,十六是不会懂的。

  那时候他其实是纵容十六的行为。

  最初他是不知道十六的目的,但是他能感觉得出,十六可能恨他,或许有仇吧

  他想也许中邪气或者戾气重的时候,对十六做过什么事。

  他也能看出来,十六讨厌真正的楚菲儿。

  后来真正的楚菲儿给他打电话,他其实知道是十六接的。

  但那时候他有一丝清醒理智,他也是不会接电话的。

  他作为安家的安少,他的思维和智商绝对不低,所以有些事情,他隐约都是明白的。

  安夜轩清楚的明白,他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云碧雪。

  邪气消失,真正清醒的那一天,他是颓然的,心仿佛都麻木裂开了。

  有一天,下雨天,他终于鼓足勇气去见云碧雪,他在她眼里看到了陌生和厌恶,便明白了他对云碧雪所做的事情,造成的伤害,她不会原谅的。

  其实不但云碧雪不原谅他,他自己也不原谅自己。

  但是他不知如何弥补,或许云碧雪连弥补的机会都不给他。

  如果他当初坚持自己认识的,一直信任云碧雪,哪怕有邪气,也可以跟邪气抗衡,是不是就不会如此

  如今,他看着白茫茫的一片天地,早没有了云碧雪。

  之所以对十六如此,纵容她,其实也是因为十六可能是跟云碧雪唯一的怜惜吧

  有十六在,他或许偶尔会知道云碧雪的一丁点事情,哪怕一点也好。

  安夜轩的心情很忧伤,脸色苍白,神情忧郁,谢十六认真道:“其实无论你怎样,都影响不到云碧雪的,谢少是最好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