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十六的话很坚定,目光也执着的看着安夜轩。

  其实正常的女人,若是跟清醒正常的安夜轩时间长了,很容易被他吸引。

  以前清醒正常时的安夜轩,是阳光俊朗的,而如今的安夜轩,比当年更盛,多了一份深邃和忧郁,很具魅力。

  但是谢十六她是最执着的影卫,她的脑子里永远都是任务,都是如何完成对谢少和少夫人的这份忠诚和执着。

  所以她对安夜轩就没啥什么感觉。

  尤其还在生死环境下,安夜轩宁愿割破手都救她,早就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可是谢十六貌似毫无感觉一样。

  安夜轩看着这样的谢十六,其实大体也能猜测出她的身份来,应该是影卫死士级别的。

  但是安夜轩没点破。

  谢十六被安夜轩看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我脸上有什么安夜轩,我是认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告诉我,其实也没什么的。”

  安夜轩或许由于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他抬手淡淡的看了眼伤口,道:“我如何称呼你”

  谢十六愣了下,转而明白,她不是真正的楚菲儿,定然有名字的,“十六。”

  “十六”

  “恩,我排行十六。”

  安夜轩嘴角动了动,点了点头,眸光很是平静,看着前方的路,神色带了一丝忧郁。

  谢十六看着,问道:“安夜轩,你在忧愁什么”

  安夜轩对着空气中叹息了一声,他的脑海里全是云碧雪的身影。

  那纯真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但至少,他还有那么一丝回忆不是吗

  但是这些心思如何跟十六去说,说了她也不会懂。

  或许说了,十六还会讽刺他一声。

  谢十六一路上都看着安夜轩,总觉得安夜轩不对劲,可她还是坚持问道:“安夜轩,你不愿意说你的秘密吗那要是你死了,光让我将赤寒血莲花带回去,那你的秘密谁也不知道呀”

  听到这句话,安夜轩脚步猛然顿住,侧目看向谢十六,目光很深很深。

  谢十六并没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继续执着的看着安夜轩。

  安夜轩想到十六可能是云碧雪身边的人,目光软了下来,喃喃道:“你希望我死在这里”

  谢十六愣了下,似乎没想到安夜轩冷不丁问这个,“这不是你说的吗说要是你那个什么,便让我将赤寒血莲花带回去。”

  安夜轩摇了摇头,“若是能活着,我会活着回去。”

  “但若是只有一个活着的机会,我会给你,因为你可以将灵宝带回去给云碧雪,不是吗”

  “你对少云碧雪是何种感情”谢十六本来想说少夫人的,但怕安夜轩听出什么蛛丝马迹,立马改口了。

  安夜轩沉默了许久,就在谢十六以为他不会说什么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如果我说,我没有忘记她大一时,我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那时候的记忆最清晰,你会奇怪吗”

  谢十六愣了愣,他是明白了安夜轩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安夜轩并没忘记他们谢少夫人,而且对谢少夫人的感情还不一般。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