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如此撩拨,谢黎墨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将她吃干抹净。

  云碧雪在昏睡前心想,为嘛她的体力就是比不上他

  千雪原始森林最里面的雪谷中,谢十六看着往她嘴里滴血的安夜轩,努力撑起眼皮子。

  “安夜轩你在做什么”

  谢十六的嗓子都是沙哑的,这一路行来,危险不断,尤其原始森林里什么都能遇到。

  他们一行人,包括安家一级影卫,也就剩了两个影卫,还有她和安夜轩还活着。

  这一路行来,谢十六也知道了安夜轩为何要救她。

  安夜轩看着谢十六醒来,松了口气,“你不能死”

  待谢十六终于缓了口气,她才缓缓道:“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是吗”

  到了如今生死一线间的时候,人都平静下来,有些秘密突然就不想隐瞒了。

  安夜轩看了眼谢十六,看着天空,抿了抿几乎干裂的唇瓣,道:“我知道,你不是楚菲儿,你甚至讨厌楚菲儿,你应该是云碧雪或者是谢黎墨的人。”

  谢十六听着,心中有些震惊,没想到安夜轩一切都知道。

  她神色变了变,脸上的血色也褪尽,“那你都知道,为何没拆穿我”

  这才是她最看不懂安夜轩的地方。

  安夜轩神色暗淡下来,有些自嘲的勾起唇瓣,须臾,才开口道:“因为我知道你是来监督我,甚至会杀了我,我本就伤害了云碧雪,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我自己都想惩罚自己,但是有你在,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谢十六睫毛颤了下,像是看疯子一样看安夜轩。

  “你真是这样想的”

  “是,我承认自己对不起云碧雪,也承认自己看错了楚菲儿。”

  “你不是心心念念的喜欢着楚菲儿”

  安夜轩叹了口气,看了眼谢十六,“难道我表现的不明显吗”

  “你的意思是,你压根不喜欢楚菲儿”

  安夜轩锁住谢十六的眸光,“你知道我中了邪气,不是吗”

  谢十六在这一刻,突然觉得安夜轩其实是很聪明的,他只是什么都不说。

  也顾不得谢十六震惊,安夜轩看着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想倾诉些什么,“其实,待我真正清醒后,我才知道,自己因楚菲儿中了邪术,这些年,只要提到云碧雪,就会激起我心中的那一份狠厉,哪怕想控制也控制不住,所以我伤害了云碧雪,她是个好姑娘,值得更好的。”

  虽然如此说,但他心中不是不暗淡的,不是不痛的。

  仍记得大一那时候,他也有段美好的时光,他遇到了美好的云碧雪,那时候他是真心想珍惜她爱护她的。

  记得他作为学长,暂时担任军训教练时,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云碧雪的身上。

  那时候,楚菲儿是谁,他都不会记得,唯一的印象就是楚菲儿是云碧雪的室友。

  楚菲儿虽然长的会让人惊艳,但远远不如云碧雪有吸引力。

  那是第一眼入了他心的姑娘。

  她清瘦却坚强的身影,总能让他心生怜惜。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