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一夜的激情,谢黎墨几乎都快把云碧雪拆卸了,恨不能将她揉进骨血,握住她腰间的手都很紧很紧。

  云碧雪几乎是昏睡过去的。

  但是她心里其实是喜欢他这样霸道的对她的,这代表了他对她的在意和深情。

  她知道谢黎墨是个不善于说,不善于表达的人,他会用行动来表示他对她的感情。

  刚回来的这段时间,云碧雪每天除了照看宝宝,就是开心的做饭给谢黎墨吃。

  当然晚上她总会被他折腾的没有力气。

  也许真的是分别了十多天,再加上之前怀孕,谢黎墨都快隐忍了一年,这一次一旦开闸,怎么都压制不住。

  云碧雪也渐渐习惯了,谢黎墨白天和晚上两个性子。

  不过那样的他,也只有她能见到。

  忙完事情,云碧雪一般整个人都是在电脑旁的,她通过全球的网络,想查到关于母亲家族的信息。

  虽然暂时没什么进展,但云碧雪有信心,她有感觉,一定会找到父亲和母亲的。

  而且找到父母,也是爷爷的希望,人老了,可能有那么一份希望,就会努力活的久一些。

  晚上切菜的时候,云碧雪因为有些走神,所以冷不丁的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云碧雪一疼,看着流血的手指,赶忙悄悄的包扎好,想着别让谢黎墨发现。

  晚上吃饭的时候,云碧雪说自己吃饱了,回房间休息,让谢黎墨吃就行。

  其实她是怕谢黎墨看到她受伤的手指。

  谢黎墨觉得不对劲,走进卧室,看着趴在被窝的云碧雪,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心情不好累了”

  谢黎墨越温柔,云碧雪越心虚,真不知道怎么跟谢黎墨说呀

  谢黎墨坐在床边,打开灯,温声道:“不说,我就拉你起来。”

  “我我困了,所以要睡觉。”

  “阿雪,我想,你要是不起来,我可以试试用别的办法。”谢黎墨的声音低沉暗哑,带着撩拨的气息。

  云碧雪心颤了颤,只能弱弱的起身,将手放在身后。

  谢黎墨本就是细心的人,看到这个样子,按住云碧雪的肩膀,扣在自己怀里,一只手去抓她的手。

  云碧雪因为疼,眉心紧皱,抽了口凉气。

  当看到云碧雪受伤的手指时,谢黎墨脸色沉了沉,周身的温度自然降下了零度。“这是怎么回事”

  谢黎墨的眼眸很深邃,云碧雪在这样的目光下,几乎无所遁形。

  她舔了舔唇瓣,弱弱的道:“那个不小心切到了手。”

  谢黎墨头疼,手上的青筋似乎都跳起了,看着云碧雪这样的神情,谢黎墨还不忍心责备她。

  他只能有些烦躁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眉心,摇了摇头后,无奈叹了口气。

  “我我是不小心的。”云碧雪说着,悄悄抬头看着谢黎墨,发现他蹙着眉心,越来越紧了。

  谢黎墨去拿了药箱,然后将云碧雪胡乱包扎的纱布取了下来,给她擦上碘酒后消毒,然后再用创可贴给她将那处伤口贴好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