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这一次,皇逸泽用行动告诉了所有人,云碧露对他有多重要。

  云碧露一人出事,他便用血腥来平复心中的怒火。

  闻着浓烈的血腥味,皇逸泽才觉的内心翻涌的血液才能缓下来。

  皇逸泽的脑海里只有云碧露,全是她的样子,这种感觉很疼,很痛,他从未经历过。

  正因为是第一次体会这种疼痛的感觉,所以他压不住这种难过,只能用这样血腥的方式来平复。

  他很混乱,迫切的想找到云碧露,可是却连她的一丝消息都没有。

  宏老听到外面有所动静,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属下不知”

  宏老在主屋那安排的人,有的被皇逸泽给击毙了,有的被吓住了,所有没有一个人来给他汇报情况。

  如此一来,宏老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人来给你汇报”宏老觉得不太可能。

  “宏老,并未有任何人回来汇报情况。”

  宏老想了想,神色变的阴冷起来,“难道是皇逸泽回来了”

  “宏老,少主他出紧急任务,不可能这么早就回来。”

  “你不了解你们少主,这小子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连我,都看不透他。”

  想了想,宏老在屋内一边走着,一边缓缓道:“如果他回来了,便说明那姑娘对他很重要。”

  “宏老,那要是让少主知道了”

  此人刚要说什么,宏老便打断了他的话,道:“他不会知道的,就算是知道,他还要敬我,还不至于为了一个丫头对我做什么。”

  这位宏老在黑龙党内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他是皇逸泽爷爷那一辈的功臣,在黑龙党内,有极大的威望,这一份威望也能调动众人为他效力。

  而且这些年来,无论是皇鸣林和皇逸泽,都要敬他几分。

  宏老并不知道,人是有逆鳞的,尤其皇逸泽,触动他的逆鳞,他将用血腥来镇压一切。

  “宏老,属下听说,那姑娘对少主很重要。”

  宏老有些不屑的道:“哼,你看的只是表面,皇逸泽将那姑娘带回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再说,那姑娘要离开,肯定也是知道皇逸泽对她不怎么样,我也是为咱们黑龙党好,一个外来的姑娘,既然进了黑龙党中心,还想离开,这是不可能的。”

  在宏老眼里,是真的瞧不起云碧露的。

  所以,一开始,皇逸泽打断带云碧露要拜访见他的时候,他拒绝了。

  当时他的意思就是不承认这个外来的女子。

  说完,宏老也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宁,“这样,你出去探一下具体情况。”

  “是”

  不一会,某属下回来,脸色都白了,脚步更是匆匆忙忙,“宏老,不好了,少主出动了大部分兵力,正在血洗我们这一线的势力。”

  宏老震惊的差点一头仰过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某属下硬着头皮道:“宏老,少主在寻找那位姑娘,然后趁着这个时候,带兵力砍断我们这一线的势力。”

  宏老听着,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他皇逸泽怎么敢他竟然敢这样对他这位长辈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