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谢黎墨轻轻一笑,低头在云碧雪嘴角轻吻了下,“好,我的老婆。”

  云碧雪甜甜的笑开了,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眉眼弯弯,晶亮无比,闪烁着嘴灿烂的光芒。

  看着这样的云碧雪,只觉得这样的她最美,醉了他的心,谢黎墨眼中幽光一沉,一个翻身,将云碧雪压在下面,吻如暴雨般落了下来。

  云碧雪脑海一片空白,只能这样攀附着谢黎墨,入巫山云雨。

  在浓情蜜意中,被谢黎墨宠爱的,疲惫入睡,谢黎墨摸着云碧雪的脸颊,轻叹一声,如今只有面对自己的夫人,整个人才会有这种疯狂的感觉。

  接连几天,谢黎墨为云碧雪找来了谢家专门指导教练团队。

  在宁安市某处训练场所,云碧雪绑着沙袋训练,一开始是体力训练第一天,她整个人都累的虚脱了。

  可一想到那日爆炸,还有自己和黎墨的差距,就开始咬牙锻炼。

  之后她慢慢适应了体能增加,就开始练习枪法射击

  就算是雪地,云碧雪也是身子在地上翻滚着射向转动的靶子从一开始一枪都射不中,最后变成连射连中。

  这其中吃的苦头没有人知道,最后各项训练,还有忍者之术,自我隐藏能力等,野外训练

  都根据云碧雪的要求,一点点加上。

  这期间,可是把姬琼心疼的不行,老是劝道:“碧雪,咱不训练了,看看,都瘦了一圈。”她也是在这段时间,不断了解这个儿媳妇。

  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能吃苦,这么坚韧能坚持的女人,怪不得自家儿子看上了,果然眼光不一样。

  有时候看的她心都抽抽的,何况自己儿子。

  谢黎墨来看过一次,心就跟弯刀搅着般,一直僵硬的站了一天,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薄唇抿着,绝艳的脸色紧绷凝重。

  之后他就没再去过。

  姬琼心了解自己儿子,那次见儿子回去脸色苍白,坐在沙发上好几个小时都不带动弹的。

  虽然谢黎墨这段时间没再去看云碧雪如何训练,但每天都会有人向他汇报情况,事无巨细,有时候谢黎墨会问两遍,再根据每天的训练情况,亲自指导调整,教练再在第二天调整。

  对这些,云碧雪并不知道,她只是目光越来越坚韧,晚上回去,都是笑着告诉谢黎墨,自己不累不辛苦。

  殊不知,她越是这样坚强,谢黎墨的心越是疼。

  吃饭的时候,谢黎墨也是有意的针对云碧雪的身体做出营养调整。

  他会给云碧雪夹菜,而且都是进行营养搭配的菜,目光总是无意识间露出心疼的光芒。

  晚上,谢黎墨也不太热衷某事了,只能自我折磨的抱着她,规规矩矩的。

  云碧雪是累的沾着枕头就睡,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她是迫切的想让自己变强。

  而这段时间,新闻不断,都是报道沈家的事情,沈家的产业因为曾经有沈正耀的银行抵押合同,所以资产都被拍卖。

  也不知道谢黎墨用了什么手段,那些资产拍卖所得最后落在了她的雪月集团下。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