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连续两枪,毫不犹豫的击杀,带着狠辣和果决,让倒在地上的那二十几个人都惊的不敢喘息。

  心想,还好少主没直接将他们给枪毙了。

  只是打了他们,但是少主出手那个狠劲,他们可能会半个月不能动,但也好比被这样一枪给毙了强。

  这时候右一在接到皇逸泽的信号时,就赶来了,看到这一幕道:“少主,为何杀了他们,完全可以抓住审问。”

  皇逸泽拿着枪,吹了吹,幽寒的道:“不需要审,任何想害丫头的,都要死”

  皇逸泽的话带着浓浓的杀意和寒气,所有人心都提在了嗓子眼。

  只是说一句话,皇逸泽的喉咙处便腥味弥漫,心中的创伤太大,让他身体几乎是撑不住。

  皇逸泽感情内敛,感情压的越深,痛的便越深。

  如今的他,脑海里只有云碧露,他不承认云碧露有事,在他的意识里,云碧露一定还活着。

  他就是这样坚信着。

  可是这种坚信也会让他不安恍惚,他皇逸泽也是会怕的,这种心慌的感觉,刺的他想发泄,想见血,想杀戮。

  就如同很多年前,他手中的枪和刀从鲜血中走过,平息他所有的情绪。

  这一夜,皇逸泽身上的伤口又见血了,可他觉得伤口裂开的好。

  因为伤口裂开这种疼,可以减轻他心里的痛。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可是却冷静不起来。

  他果断的下令,黑龙党中心部消息网全部扩散,搜索今夜的事情,他也试图在蛛丝马迹中,想找到云碧露的消息。

  皇逸泽一直站在雨中,就那样站着,他在等

  可是这种等也是一种煎熬,他从不知道时间竟然可以这样慢。

  皇逸泽不动,所有人都不敢动,就连暗中的影卫也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因为他们想着,说不定少主一个不高兴,就将他们给枪毙了。

  他们本就效忠少主,少主让他们死,他们二话不说,但是他们希望死的其所,在任务中牺牲,而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气。

  他们都在心中盼着云姑娘好好活着。

  因为他们感觉的到,要是云姑娘真出事了,他们这些守卫的都不用活了,少主肯定会疯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左一回来在皇逸泽耳边说了几句。

  皇逸泽冷凝的脸色变了变,手轻颤的借助左一拿过来的东西,是一个摔碎的手机。

  这是云碧露的,他记得特别清楚,只要是丫头的东西,他都知道。

  皇逸泽看着,差点喜极而泣,他真的有一种抱着手机碎片哭的冲动。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的丫头可能还活着,活着就好。

  皇逸泽也不管皇鸣林这个父亲会怎么想,当即下令,调动三分之二的兵力,开始保护寻找云碧露。

  “任何胆敢阻拦着,杀无赦,无论是任何人任何身份,杀”

  皇逸泽这个冷酷的命令一出,可是惊了很多人。

  趁着今夜,皇逸泽也打算打开杀戮,虽然宏老做这件事算好了一切,但任何事都是瞒不住皇逸泽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