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大家这时候听清楚了,少主问的是她

  大家也都明白她指的是谁,但是却没一个人敢出声应答,他们能感觉的到,谁最先出声,谁可能就会被少主这股怒火烧死。

  这些年来,大家都没见过少主这个样子,一时间也都懵了。

  皇逸泽转身狠狠的看着大家,眼中闪着邪魅的光芒,嗜血红艳,让人惊艳,又让人觉得惊惧惊恐。

  他大声质问道:“说”

  这一声质问,带着黑暗的杀意,滚滚如冰块,更仿佛如一把利剑一样,就等着出鞘沾血。

  大家战战兢兢的站着,腿都发软了。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少主真正的反怒,可是大家也明白,这种怒火他们是承受不住的。

  他们都后悔没尽心尽力照顾好云姑娘。

  眼看众人不说话,皇逸泽的心跳的越来越快,血液翻滚如岩浆,大家的沉默已经算是给了他答案。

  他不敢想,只觉得心似乎被锤子敲打一样,疼的麻木了。

  “啊”皇逸泽叫了一声,然后开始猛烈的出手,整个人如一股猛烈的风,穿梭在院子众人中间。

  只是一会功夫,咔嚓,碰碰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时,二十多个人全部倒地。

  大家疼的要命,更是惊骇,少主的武术竟然如此厉害了

  “说,再不说,都要死”

  “少主饶命”

  “少主饶命”

  “少主,属下们发现的时候,屋子已经爆炸了,属下们不知道云姑娘在不在里面”

  “属下灭火的时候,没发现云姑娘,属下们救了,可是”

  “少主,吃完晚饭,属下并没发现云姑娘出来,但是可能属下眼睛花了,没看清楚,所以云姑娘可能离开了”

  “少主,云姑娘早就准备离开,可能真的离开了”

  “少主,息怒”

  大家战战兢兢,七嘴八舌的说着,皇逸泽心里疼的厉害,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突然喉咙一阵血腥味。

  皇逸泽狠狠闭了闭眼睛,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刚刚他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可是他强逼着自己清醒。

  “逸泽呀碧露那丫头今天还跟我说,她准备离开,也许今晚她自己收拾东西走了。”

  皇逸泽倏然抬头看向皇鸣林。

  皇鸣林被这眼神一看,一股寒气竟然涌上了心头,他不敢相信,儿子竟然这样看他,那眼神虽无杀意,但也让他伤心至极。

  他突然意识到,和儿子缓和的关系可能又要降到零点了。

  这时候左一也降落下来了,他赶快上去,“少主,您要注意身体呀”

  看着少主这个样子,他真心心疼。

  其实皇逸泽已经快有种崩溃的感觉了,但他一直强撑着。

  “左一彻查这里所有的一切,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任何想害她,对她不利的人,都要杀”

  左一一惊,但也恭敬的道:“是”

  人群中有一个人,想敲敲的离开,似乎想给谁报信,但是他还没动,就被皇逸泽掏出一把枪,一枪蹦了。

  暗处有人也想走,也被皇逸泽毫不犹豫的一枪击中。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