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在左一无意识的惊叫连连时,他要开口的话突然咯噔一下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机舱里蜂蛹蹿出的寒意和杀气。

  这股寒气直接能让人窒息。

  还没等左一说什么,皇逸泽瞬间戴上降落伞,直接跳了下去。

  “啊啊”左一张着嘴巴,半晌没反应过来,这样的环境下,冷风下雨的天气,跳伞,是很不明智的。

  但他也明白,少主不会等。

  他立马定了定神色,让自己进入状态,也瞬间戴上降落伞,追着皇逸泽而去了。

  皇逸泽的脸色特别的冷寒,周身的温度都降到了零下,一身的寒气。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下方的位置,眼里闪着冰寒的厉光,一身的气息,他控制着降落伞的方向,恨不能瞬间落在那一方的位置上。

  他的心在看到那快要熄灭的烟火时,心仿佛就被冰冻了一样。

  屋子的火虽然灭了,但是大多人的心情都比较沉重。

  这位被少主带回来的女人,一定是极为重要的,至少比别的女人重要,因为是少主带回来的。

  哪怕最近少主并没对云姑娘有多么特殊,但是她们也无法揣测少主的心思。

  尤其老爷的神色更是难测,大多人的心中都压着一块石头,不敢大声喘息。

  很多人认为云姑娘是死了,有的人认为云姑娘应该不在屋子里。

  但是谁都无法判断,只能凭主观想法去猜测。

  就在气氛不太好的时候,皇逸泽带着降落伞落地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去,看着一身煞气的少主,大家心都不约而同的漏跳了一拍,似乎都不敢大声喘气。

  皇逸泽看着如同废墟的屋子,眼睛带着嗜血的红,他一步步朝着废墟走去。

  本来还有人想说什么,但是在皇逸泽这一身凛然的煞气下,恨不能退避三舍。

  但是即使如此,皇逸泽在往前走时,一伸手就将周围几个站着的人给甩倒在地。

  “砰砰”

  大家倒地,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闷哼出声,因为他们看着少主的背影,都觉得黑暗缭绕,嗜血森森的。

  大片大片的黑暗都在滋生,让人心生惧意。

  皇逸泽只觉得心都空了,看着这片被烧的东西,他依然要往里走。

  他似乎魔怔了,觉得这里就是有云碧露。

  自欺欺人也好,他只是想靠近丫头。

  皇鸣林知道儿子回来了,赶忙出来,可当他看到儿子的身影时,心里咯噔一跳,知道坏了。

  看儿子这个样子,他便明白,可能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云碧露对皇逸泽的重要性。

  因为就连他都以为或许死了,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可是显然不是这样。

  儿子果然性子冷,但是他还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的时候。

  就连他这个当父亲的,这时候都不敢靠近他。

  皇逸泽只觉得胸膛里的心在怦怦的直跳,血液都在猛烈的翻滚。

  “她呢”

  皇逸泽的声音很轻很轻,随着雨水和风,大家有些听不清。

  皇逸泽一直在重复的道“她呢”

  “她呢”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