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知道,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才能掌握自己的一切。

  她不想,让自己处处压抑,不想处处小心翼翼,这不是她云碧露,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只会磨平她的所有心性。

  那样的话,跟木偶又有什么区别

  云碧露回到她的屋子,佣人们依然再各自忙各自的。

  云碧露观察了下她们的神色,其实表面看起来丢她尊敬,实际上并不如此。

  只因为她不够强吧

  而且伯父说的天地灵宝药材,她压根就没见到。

  既然要走了,她也不在乎这些。

  不过云碧露还是问了下那个在摆花瓶的佣人,道:“你叫什么”

  “小岑。”

  “小岑,你将所有的人集合在这里,我有话要说。”

  “集合”

  “不错,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这个姑娘,大家都忙各自的事情,这样集合会不会”

  还没等小岑说什么,云碧露一巴掌便打在了她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响,不但小岑懵了,就连客厅的其他佣人们都惊了。

  这位平日平平静静温温和和的姑娘竟然会打人巴掌。

  “我让你去叫大家集合,还不去吗”云碧露是练过武的,这一巴掌下去,直接让小岑的脸都肿了,五指印特别明显。

  云碧露知道,这段时间,皇逸泽忙他的,不怎么管她,也没和她在一起,这些人便开始怠慢了起来。

  就算是准备离开,她也要让这些人知道,她云碧露不是软弱的。

  方雅雯一直告诉她,在这里,你越是软弱,别人越可以不把你当回事,只有强者,才能让人畏惧。

  她一直不想用强者的姿态来对这些人,但是今天听了伯父的话,才知道天地灵宝药材根本没到她嘴里,这才是让她发火的导火索。

  反应过来的旁边一个佣人,立马扶住小岑,对云碧露道:“云姑娘,我们是少主安排在这里的。”

  言外之意,只有少主有资格命令她们,打她们,而她没资格。

  云碧露被气的心中一阵怒火,眼底闪过森然的寒气,一脚将刚刚说话的佣人给踹在地上。

  “既然他安排你们照顾我,那么我便是你们的主子,我想问一下,你们是不是无法无天了,你们老爷派人送过来的天地灵宝,是不是被你们私吞了,啊”

  云碧露的话森冷严厉,尤其怒火发泄时,一身寒气外放,气势逼人。

  让所有佣人都有一种不由自主要跪下的感觉。

  这是一种浓浓的上位者气势,让她们所有人都惊诧不已。

  大家战战兢兢的道:“云姑娘,我们并没有,没有私吞。”

  “这么说,你们觉得你们主子说的话是假的,既然如此,那么我便让人彻查”

  就在这时候,门边的一个佣人大声道:“云姑娘,您不是要离开吗”

  云碧露冷哼一声,“怎么离开,就吃不得这东西了”

  云碧露手中抄起旁边的一把刀,直接甩了过去。

  “咔”刀甩在那佣人的耳朵旁,但她却吓的一下子跪在地上,刚刚她都以为她要死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