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这股血腥味很淡很淡,在空气中一点点散去,但是云碧露却特别敏感的闻到了。

  她顾不得刚刚那一瞬间心凉的感觉。

  她在想,皇逸泽是不是受伤了

  是不是出什么问题,所以他才受伤,所以他才不告诉自己不让自己靠近

  其实女人有的时候总喜欢自欺欺人的想法,因为爱着,所以总会喜欢给对方找理由,然后心安理得的去接受,觉得对方没有错,心安理得的继续去爱着。

  此时的云碧露就是这样。

  她首先是担心皇逸泽,继而将自己刚刚那份心凉和不快给压了下去。

  她回过神来,就赶快朝着皇鸣林的屋子去,她想去看看皇逸泽身体怎么样,他是不是受伤了,她很担心他的。

  可是这时候,皇鸣林屋子外站着两个守卫的人,将云碧露给挡住了。

  云碧露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手,愣了下,她以前从没想过,还有人阻拦她

  云碧露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抱歉姑娘,我们不能让任何人进去。”

  “我我是你们少主的女朋友。”

  那两人依然固执的阻拦着云碧露。

  云碧露的心越来越冷,越来越凉,几乎凉透了心窝,她现在是觉得比寒冬腊月还冷。

  整个人都仿佛在冰雪之中,她孤零零的一个人站着。

  其实她明白,在这里强者为尊的地方,她哪怕说是皇逸泽的女朋友,就跟没说一样,其实是没一丁点分量的。

  半晌后,云碧露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的道:“你们少主他是不是受伤了,我想看看他,知道他身体好不好需不需要我帮忙”

  云碧露此时甚至都带了一丝祈求的语气。

  她觉得自己真的为了他,可以卑微到这样,连她自己都不可思议。

  曾经那个高高在上,恣意骄纵的云碧露,似乎都消失了。

  “很抱歉姑娘,任何人都不能进去,这是命令。”

  云碧露踉跄的后退了一步,只觉得只是隔着一道门,她却觉得和皇逸泽隔了很远的距离。

  可能,她真的只是丑小鸭吧甚至都是灰姑娘。

  或许在这些人眼中,她还是麻雀。

  云碧露转过身去,一滴泪掉落在地面上,浸染出一丝丝的伤痛。

  她手指甲扣在手心里,一步步恍恍惚惚的走,她在问自己,若是早知道他是黑龙党的少主,在大一时,她还会追他吗

  怪不得姐姐以前会和她说那些话。

  那是姐姐和姐夫第一次去e国学校看她,那天晚上包饺子时,姐姐劝过她,旁敲侧击的问过她。

  可是她却想坚持。

  如今她很难过很难过,她想告诉姐姐,她坚持不下去了呀

  她不想让自己继续卑微下去,爱情也是有尊严的。

  或许在皇逸泽的眼中,她云碧露是那么的爱他,永远都不会离开的,不是吗

  或许在皇逸泽的眼中,她云碧露总是那么懂事,无论他怎么样对待她,只要他一转头,都能看到她,不是吗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