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接着,谢黎墨悠然道:“你若是不赶快穿上衣服,待会人进来,你也没时间穿了。”

  沈静翠提起勇气,跨步走向谢黎墨,想靠他近点,还想试图诱惑谢黎墨。

  更是要趁谢黎墨不注意,想抱住他。

  可是谢黎墨一甩手,将沈静翠甩在了地上,冷冷道:“沈静翠,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做的太绝,但你也别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沈静翠的心里越来越痴狂,这样的清贵优雅,不为女色所惑的谢少,更加的动人,更加的让人着迷。

  他就像罂粟之花,带着剧毒,一沾染就让人痴狂,无法自拔,此时的沈静翠就是这种感觉。

  为何要让她见到他,为何要让他对她视而不见,为何她就不能得到他,哪怕一夜,她也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可是就像谢黎墨所说,你愿意,难道我就要同意

  人的心都很少,装下了一个人,就再也无法再装下别人,更看不到别人一丝一毫的好。

  再说了,谢黎墨本身就淡漠色相,沈静翠用错了办法,她不会想到,就因为她想诱惑谢黎墨,导致沈家整个被连根拔起。

  沈静翠倒在地上,大声道:“为什么谢少,我很干净,也是漂亮的,我给你做情人,哪怕一夜,你应该也是愿意的呀为什么”

  此时的沈静翠在谢黎墨眼中就是个疯子,让他不由的想起,那个王刚平说的话,这个王刚平的想疯狂杀他,无非也是想建功,好让自己痴狂的女儿爬上王家王少的床。

  都是一群疯子,虽然女人的世界他不懂,但也让他开了眼。

  为什么他本懒的解释,不过想到家里的小女人,道:“因为,所有女人在我眼中跟木头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云碧雪就可以。”

  谢黎墨低头,优雅而又黑沉森冷的道:“因为,你连她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这话够绝情也够狠,对沈静翠来说,是彻底的打击。

  谢黎墨按了桌前的按钮道:“来人,将沈静翠带下去。”

  话一落,沈静翠顾不得别的,连忙从地上起来,开始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门便被打开了,进来两个西装保镖的人,而此时沈静翠总算将身体给遮住了。

  两人低头看沈静翠,看到她衣衫不整,眼中光芒一闪而过,毫不犹豫的上前提着沈静翠就出去了。

  他们可是知道,多少女人想爬上谢少的床,就沈静翠这种货色还痴心妄想,做梦。

  两人手上提着劲也大,压根没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

  沈静翠晕晕乎乎的被送进看守大牢里去了,想被扔死猪一样扔了进去。

  待人走后,谢黎墨拿着一叠资料全部用粉碎机粉碎了。

  谢六来到谢少身边,疑惑的问道:“谢少真要粉碎了”

  “嗯,沈家用另一种办法处理,将屋子全部打扫一遍。”

  “是”谢六明白,谢少是嫌这屋子刚刚因为沈静翠弄脏了空气,所以要打扫。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