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神色一动,眼底的华光泛起一丝波动,丫头她气色不好

  看着自己儿子这副样子,皇鸣林道:“难道你不知道”

  皇逸泽神色幽幽,未说话。

  皇鸣林叹了口气道:“你忙了一整天,没注意也是正常的,看样子和你无关,我在想,碧露那丫头是不是没吃好睡好还是说离开家,突然来我们这,有些水土不服”

  皇鸣林想了很多理由。

  但是皇逸泽心里却在想,会不会是上次没答应让她去中心营,所以才会气色不好。

  皇逸泽没再管自己的父亲,而是大步流星的朝屋子走去。

  他有些担心丫头。

  最近他有些忙,确实忽略了她,他确实承认将她带来,却没好好陪她。

  就在快垮进屋子时,右一来到皇逸泽身边道:“少主,有急事。”

  皇逸泽头也不回的道:“之后再说。”

  右一坚持道:“少主,是中心营的事情,紧急情报。”

  皇逸泽神色紧绷了起来,低头看了眼右一,再抬头看了看屋子亮着的灯,顿了下,最后还是脚步一转,去了书房。

  “跟我去书房。”

  “是。”

  云碧露做了一桌子的好饭,一直等着皇逸泽回来,可是她明明听到脚步声了,正准备高兴。

  可是皇逸泽的脚步却一转,渐渐离开了。

  脚步声也渐渐听不到了。

  这一刻,云碧露的心里有些发凉,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就跟以前古代皇宫,等着皇帝临幸的那种感觉。

  是的就是突然冒出这种感觉,让她心里发惊发凉,也很不舒服。

  古代皇宫中,妃子们是不是也都盼着皇上来,听到皇上的声音,就会特别的激动开心。

  若是皇上突然转变了方向,那是不是也会失落

  云碧露突然脑海里光芒一闪,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她云碧露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卑微的心态

  这可是如今的时代,早已经不是古代了,不不她不能这样,这样下去只会磨平她的心性。

  云碧露脸色发白,踉踉跄跄的跑回屋子,坐在床上,有些发愣。

  她狠狠甩了甩头,觉得自己不该如此,这样下去,她的心也会扭曲的。

  不不云碧露绝对不会让她变成那样。

  她一直都想变的更加优秀,她要朝更加高的目标去努力,只有努力的方向,人生才会有激情。

  她还想让姐姐为自己觉得骄傲。

  对了,姐姐。

  云碧露心里发慌的时候,她总喜欢和姐姐说说话。

  姐姐是她最亲的人,只有最亲的人,她才可以无条件的去依赖去信任。

  云碧露努力控制好情绪,然后拿起手机给云碧雪打电话。

  此时的云碧雪正在王家,帮着王千瑾对付陶家和卢家。

  “表妹,这次还多亏你。”

  面对王千瑾的感谢,云碧雪摆手道:“我只不过是让卢文姿自己摔伤,没法出来蹦跶,也是你找的那个妖精女管用,勾了王立山,这下子,直接就断了卢家和王立山的关系。”

  王千瑾妖魅的眼底掠过一丝光芒,“如此一来,对卢家出手,就不用顾忌太多。”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