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刚准备看古籍,就看到自己女儿念珍含着自己手指头。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想将念珍的小手给拿出来,“念珍,乖,手指不能往嘴里放,听话。”

  可是谢黎墨一边说着,一边给她往外拿时,念珍竟然哇哇的哭了起来。

  似乎就是不拿,她还小嘴使劲的动着,似乎在吃什么。

  谢黎墨一看,神色变的温柔起来,“念珍是饿了吗”

  谢黎墨知道她也不会回答,便用小手给她将嘴角的池水擦了擦,然后轻柔的给她擦去眼泪。

  女儿一哭,他的心都化了。

  他轻轻拍着念珍的背,让影首稍等一会。

  他便站起身,去了婴儿房,让人开始冲奶粉,给两个孩子喝。

  这种奶粉,是谢氏特制的奶粉,相当于纯天然的牛奶,无添加任何东西,可以放心给孩子冲着喝。

  将两个孩子喂饱,一个个抱着来回走动,哄着睡觉。

  以前碧雪哄孩子睡觉也是这样,抱着来回走动,还要轻轻拍着他们。

  谢黎墨将孩子哄睡后,才再次来到书房。

  影首深深的看了眼谢少,在他眼里,这样的谢少,真的特别温柔接地气。

  谢黎墨让影首在旁边坐下,他开始研究古籍。

  虽然上面的古字难以辨认,但是谢黎墨能根据古文字的历史变化来推演。

  也不知道几个时辰过去了,谢黎墨眼中神色一动,恍然道:“雪族的血脉一旦开启属于它的能力,就能镇压平复一切邪气,能适应极寒的天气。”

  如果真这样的话,雪族后裔的血脉那就真的很不错了。

  如果这世界上有那样邪门歪道,安夜轩应该能有办法驱除。

  影首听着,想了想自己查到的,开口道:“谢少,奇怪的是,安家其他人并无这种血脉能力,似乎只有安夜轩才十雪族后裔。”

  谢黎墨沉声道:“难道你怀疑安夜轩其实不是安家的人”

  影首缓缓道:“这只是属下一开始的猜测,但是属下查过,安夜轩确实是安家家主的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你想不通,觉得奇怪。”

  “是”

  “影首,你知道吗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梦境。”

  影首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是和梦境有关

  谢黎墨叹了口气解释道:“记得我看过谢氏先祖的手札,上有记载很多东西,其中有一种玄乎的事情,就是血脉觉醒能力。”

  “血脉觉醒能力”

  谢黎墨点头,“不错,血脉觉醒能力,就是说在上千年前或者几百年前,族中的领袖为了不让族人灭绝,利用星相八卦等各种方法,以梦为依托,将族中强大的能力压制在一个人身上,机缘巧合下,族中此人的后辈可能会遇到梦境,觉醒此能力。”

  影首觉得很不可思议,“谢少,这世界玄幻了吗”

  “不是玄幻,这是一种和自然相契合的事情,天地万物,星相占卜和易经八卦本就极为奥妙,这些是科学的,但同样也是无法参透的神秘,所以你才会觉得玄幻。”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